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玄幻:我的系统挂机十亿年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请叫我火鸟 来源:飞卢小说网

南菲高中,临近高考的紧张气氛好像渲染了整个学校。

晚自习,高二七班后面座位缺了两个人。

“王伍和张谦林不在?”班长徐意站在讲桌前拿着点名册。

“又跑厕所抽烟去了。”下面人答。

徐意扶了下眼镜望着后排人道:“林远,你去叫一下。”

林远哭丧着脸:“我叫了他也不听啊,你让刘程飞去叫呗,王伍谁都不听就听他的。”

徐意望向第二排写试卷的刘程飞,“刘程飞,你去叫一下?”

刘程飞放下笔捏捏鼻梁,一脸疲惫:“下次别让我去,我和他没那么好。”说着他便离开座位往外走去。

刘程飞猜着他们去了五楼的厕所,果然,厕所门被掩着从外面就闻到一丝烟味。他推开门,那两人蹲在地上叼着烟打着**。

随着一声“五杀”刘程飞开口:“徐意在查人数,你们快回班。”

两脑袋一黑一黄的抬头纷纷看向刘程飞,其中一个把手机一关笑眯眯的迎上去,笑着道:“飞飞呀~你来找我吗?”

后面蹲着的黄毛的手机发出两串死亡音效,他烦躁喊道:“王伍你什么毛病?你他妈跟我好好的你下线做什么?”

王伍没理他,屁颠屁颠的围着刘程飞转,刘程飞连连后退,嫌恶:“别离我那么近,一股子烟熏味。”

王伍拍拍衣服想着把味道拍掉,刘程飞不想多待,“你们快回班。”然后他就走了。

“好嘞。”王伍跟着刘程飞边回头跟张谦林说,“别玩了,赶紧跟上,我可不等你。”

张谦林骂骂咧咧站起来,收了手机跟上去。

非常险,三人刚回班不久班主任就到了。

王伍对同桌张谦林低声道:“有没有发现老钱头发变多了。”

“看出来了,前天还秃秃,不知道用了什么生发剂,真神奇。”

班主任老钱一眼瞄到最后面一黑一黄的两个脑袋靠一起,老钱指着张谦林道:“张谦林,跟我到办公室一趟。”

张谦林脸一皱慢腾腾的站起来边问王伍:“我身上烟味重不重?”

“好像有点,你把外套脱了。”

张谦林利索的脱了外套丢在桌上,快步走到老钱跟前去了办公室。

林远见老钱走后回头道:“小王伍,谦林犯什么错了?”

王伍一巴掌拍他头上:“小王伍也是你能叫的?还有张谦林,我让他谦虚点染个褐色的,他非不肯,非要染个黄不拉几的,这下好,被逮个正着。”

林远揉着脑袋,既吃痛又幸灾乐祸:“活该。”

“能不能别吵了?”刘程飞忍受不了道。

林远怼回去:“又没跟你说话。”

刘程飞:“自习课是让你说话的?”

林远噎住:“嘁,不说就不说呗。”

林远一副还想跟王伍说话的样子转了回去坐好,王伍哼哼的掏出手机切了个女性头像的账号给一个备注“飞哥哥”的人发消息。

等待阿飞回信:飞哥哥在干嘛呢?

王伍打完字再抬头望了眼第二排吭着脑袋腰板微歪认真写字的刘程飞。

直到下课铃响了“飞哥哥”才回消息。

飞哥哥:刚刚在上课,怎么了?

等待阿飞回信:有点想你。

飞哥哥:啊……谢谢。

等待阿飞回信:这有什么好谢的?飞哥哥不想我吗?

飞哥哥:当然是……想的。不过,你的昵称……额,有些不好吧。

等待阿飞回信:怎么了?这是事实啊,我一直在等你找我聊天,迫切的希望你能回我的信息。

“飞哥哥”一时没有回。

王伍抬头望了眼,刘程飞扒在桌上,肩膀微微颤抖,露出来的耳朵红到了脖子。

王伍笑,真可爱。

放学前老钱把张谦林放回来了,林远笑话他:“老钱是不是让你染回来?哈哈哈,你干脆染个绿色,更亮眼。”

张谦林撇撇嘴:“大不了明天我不来,反正我不染。”

王伍目光紧跟着刘程飞,刘程飞收拾好文具准备走了,王伍腾的起身,说:“我先走了。”然后远远的跟在刘程飞后面。

张谦林最无语刘程飞的痴情样:“你看看他,人刘程飞压根看不上他还非缠着。”

“论舔狗是如何形成的~”林远道,“小王伍真卑微~”

出了校门刘程飞越走越快,王伍不用想就知道刘程飞想甩开他,他大声喊道:“别走那么快,小心摔着!”

“……”刘程飞不减速度。

王伍又道:“咱两家离得又不远,你甩不开我的。”

刘程飞停步,转身怒瞪他:“我很早就说过你别在找我麻烦。”

王伍不停往他面前走:“我没答应。”他呼出一口气,刘程飞甚至能感觉到热气喷在脸上,有淡淡的烟味,王伍道:“咱俩都一块走十几年了,能不能别闹变扭。”

刘程飞推开他一句不言的转身走开。

王伍踉跄了一下,稳了稳步子再跟上去。

“等等我嘛。”

按张谦林的话来说,王伍和刘程飞从小形影不离,两个黏皮糖黏一起更黏的那种。怎么就到了如此形同陌路,只有王伍一个死追猛打的地步呢?

那年中考完成绩出来,这俩人都考的十分优异,当地明威盛高的南菲高中主动向俩人抛出橄榄枝,两家人都很开心,约着一起去外面旅行。

路程久,高速上刘爸开的车,薄雾,实际上他有些疲惫但强忍着不说。

“老公,换我开吧?你休息会。”刘妈担心道。

“不用,很快就到了,你休息会,到时候有精神玩。”

夜晚车上俩个小孩连带家长都睡着了,空气里都是几人低稳的呼吸声。刘爸刚想听个音乐提提神王伍也迷迷糊糊醒了,“刘叔叔,我想喝水。”

“喔,等一下我拿给你。”刘爸边看路边够隔层里的矿泉水,摸到瓶口的时候有点卡住,拽了一会才拽出来把瓶子往后伸给王伍,胳膊摆了好一会都没人接住,刘爸回头望了眼王伍睡着了,还流的口水。

刘爸无奈的回过头,视野中除了薄雾还有两个不停闪烁的红灯,随着紧急刹车的冲撞感,世界变得明明暗暗。

警笛声和耳鸣声环绕在耳畔,脑子里嗡嗡的叫。

王伍感到脑门有点疼,他被穿着红色厚衣服的陌生叔叔打横抱在怀里。

“小朋友坚持住!”

王伍感觉身上有些疼,薄雾里好像看见有谁被抬上了救护车,还有一个人哭着跟着坐上去。

好像是刘程飞。

等到视野清明是在医院,他的脑门撞到窗户流了点血,包扎好后他同爸妈还有刘妈和刘程飞在急救室外等候。

刘妈一直哭,但不出声音,看起来很无助,很悲伤。刘程飞抱着他妈,脸上也有泪水。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直到红灯灭掉,医生从里面出来,低着眸摘着口罩。

“抱歉,我们尽力了。”

这一刻刘妈失声痛哭,刘程飞也抑制不住情绪。

王伍心情很复杂,他不知道该不该说,他好像记得,他问刘叔要水喝。

葬礼上,王伍还是说出口了。

刘妈悲伤的眸子里仿佛流不出泪水了,她先是愣了下,然后摸摸王伍低垂的脑袋,说:“这事不怪你,别自责,你是好孩子。”

刘程飞沉默的站在旁边,王伍知道他在瞪他,可他都已经不敢抬头了。

葬礼结束后王伍找到刘程飞,刘程飞挣开他的手,低喝:“别碰我!”

“你打我吧,刘程飞。”王伍愧疚道。

“……呵。”刘程飞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像嫌脏一样撤回视线迈腿离开。

“你打我吧!你打死我!刘程飞!!”王伍哭腔喊着,他扇着自己巴掌,一下子皮肤便红了,声音响亮。

即使这样,刘程飞也没有回头。

后来这俩孩子都变得很沉默,来往压根没有,俩家家长看在眼里心里也不舒服。

大概两年,王伍逐渐从这场事故中恢复,而刘程飞变得比以前脾气容易爆、不耐烦,不过这些在女生眼中好像挺酷的。

刚上高二那会王伍在大会上指名道姓对全校宣布:

“我,高二七班的王伍,喜欢高二七班的刘程飞。刘程飞,我不管你接不接受,我追定你了。”

这两名中考状元本来在学校就很惹眼,这下更惹眼了。

刘程飞对这件事什么态度?当然生气,所以更不理睬王伍了。

刘程飞一向睡眠浅,前不久窗户被弄坏了,要是没关好就会发出响声,刘程飞被吵醒,实际不然,主要是他做梦了,而且是一个恶梦。

他起身去把窗户关好,嘀咕:“怎么老是梦到他……”

梦到谁呢?

刘程飞又钻回被窝里,脑袋半边蒙住,声音闷闷的:“拜托王伍,别再出现在我梦里了。”

太阳才冒出头,王伍和张谦林从网吧里刚出来,他call了个电话给林远出来一块到南侯江铺子吃早餐。

“老板四笼灌汤包四碗辣汤。”王伍吆喝道。

“不,我要稀饭。”林远睡眼迷糊道。

老板把汤包端上来,热气腾腾,卖相极佳。

“你咋每次都点两份啊,你胃口也没那么大。”林远喝了口稀饭夹了个包子烫的滋儿哈,愣是没有吐出来。

张谦林一脸神秘:“我也好奇来着,前几天去k歌趁机会把他灌醉套出来了。”

林远舌头麻麻的有些大舌头:“什么什么?”

“还能因为什么,刘程飞呗!王伍多痴情呐,说以前他俩每天早上都是一块吃的,现在人不在了就他多吃一份,就当刘程飞还在。”

“小王伍可以啊,王家这是出了一个痴情种。”林远打趣道。

“小王伍是你能叫的?”王伍不想理他们自顾吃喝。

王伍他们踩着点到的,一到班级王伍一眼就捕捉到刘程飞,刘程飞在看书,活生生像一个书呆子。

他们刚坐下老钱就到了,眼神跟针一样射向张谦林,张谦林没把头发染回来。老钱眉角抽抽忍着怒气宣布一个星期后的运动会事项。

“……其中,张谦林必须要报长跑1800米。”老钱道。

张谦林支支吾吾:“老师我腿今早摔——”

“断没?没断就上。”老钱打断他,“班长上来拿报名单,班内必须要有一半的人参与。”

徐意上去拿单子脑子里就开始筛选班级里的同学们,一半人要参加,可一半以上都是懒蛋子,没报全老钱又要逮着他凶。于是他充满希望的小眼睛望向王伍,王伍算是班内的中心人物,长得帅性格又好,只要他参加了,不说女生就连男生都会积极起来。

老钱走后徐意就凑到王伍边上:“王哥~帮帮忙~”

林远嫌弃:“徐意你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咋不找我帮忙?”

徐意没理他缠着王伍道:“王哥帮帮忙。”

王伍托着下巴望着刘程飞白皙的后勃颈,发现他头发短了点,可能是昨晚剪的。

“徐意,你要是能让刘程飞参加一个项目我就参加。”

徐意挠挠头望向徐意:“他好像没参加过什么活动吧?”

王伍拐徐意一眼:“他明明参加过很多好吧,全国数学竞赛、全国英语能力竞赛、全国物理竞赛、全国化学竞——”

张谦林连忙堵住他的嘴:“别说了大哥!”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去问问他。”徐意拿着的单子要往刘程飞那去,不知不觉的视线就落在张谦林身上,“谦林啊,你作为被老钱点名的就先把名字填上。”

张谦林像见鬼一样忙从座位上窜出去,大喊:“我才不参加什么鬼长跑!还他妈1800!干脆让我死了得了!”

王伍笑他没出息,恍惚间好像看见刘程飞回头看他了,当他看去的时候刘程飞压根连位置都没动过。

哎,又是错觉的一天。

延伸阅读

汉高光学薄膜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n6i0.shtml
玻璃窗在夏天是主要的热源进入处太阳光可以直接穿透玻璃造成室内过热。在冬天是主要的热损

福碌石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awvq.shtml
福碌石包装盒总部拥有高速印刷开槽机、半自动模切机、自动切角开槽机、半自动钉箱机、打包

丰挺美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be9d.shtml
重庆智优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丰挺美以西非天然丰丽果为主要原料,内含细胞分裂素(Vern

豪超金珠宝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sw1m.shtml
豪超金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豪超金珠宝有限公司是由金超公司控股75%的一家中缅合资企

香港名媛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nizg.shtml
香港名媛珠宝有限公司系泰欣集团下属分公司,于2009年3月在香港注册成立,同月注册香

乐思陶创意礼品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b7zd.shtml
松利工艺美术品中心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个性礼品、创意礼物、商务礼品、会议礼品、

上海睿深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y88q.shtml
睿深石化设备制造是从事塔填料、塔内件、石化储运设备和管道附件及流量仪表设计、开发、生

卡鼎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yzs2.shtml
卡鼎竹炭净化用品是汽车内饰、汽车内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舍艺修脚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shzg.shtml
善修心者使长寿,在中国有句老话“养生先养脚,护足不畏老”。可见,自古以来养脚护脚就是

哈佛美国全息儿童英语课堂加盟  http://www.jroperphotography.com/uxsz.shtml
哈佛大学教育学院成立1920年,是全美排名排名靠前的教育学院。1992年哈佛大学成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对齐神出手第8章在线阅读

    在一块空旷的平地上,从明亮的月光中可以看到那里正站着两个魁梧的身影。这正是要出来测验力量的谢龙生和唐瑞,而吴燕则是远远的看着。“唐先生你准备好了吗?我可要来了。”谢龙生对着唐瑞示意道。“呵呵,来吧谢先生不用客气。”说完唐瑞两腿微曲,双拳紧握,放于两腰间“喝”一声怒吼,只见两腿间地面开裂,从双腿开始,

  • 诸葛大力:找个男友开外挂之适能者之间的战斗)(9)

    登场人物:1(男主角:龙)2(精神系适能者)3(古代怪兽——哥莫拉)龙回到了城市,准备开始炼药了。龙把一口大锅放在了龙的面前,龙把戒指中的药材全放了出来,“就先炼制中级雷炎丹吧,毕竟我到了中级适能者了,服用丹药可以提升我的能了!”龙把雷电果和烈焰果拿出来放入锅中,龙释放出体内的能量,让能量燃烧起来。

  • 雌性之我本自私在线阅读冷妖精?我还热大仙儿嘞

    “所以说,那个慕容瑶自从封印了魔君后就再也没出现咯?”南鸢坐在镜子前,看着那张除了有点苍白其他都和现代的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手里把玩着一枚玉佩,听着她爹给她找来的“讲故事的小丫鬟”云墨讲慕容瑶的故事。“反正就是再也没见过她了。”云墨给南鸢梳着头发“小姐,你打扮起来也不比三小姐差啊。”“那是,老•••咳

  • 何以墨若兮之第九章

    九、陈烽尴尬地对斐斐笑了笑。他也看见她在笑多日在外风雨频。梦里会亲人。离别未罢深愁至。杳杳无音信。梦魂断,断梦魂。阴晴圆缺月。传书鸿雁衔芦。且喜今日回。《阮郎归》翌日,斐斐果然与二哥、妹妹一起被陈母送回家了。陈母是为张其荟的事而去的。一切都收拾好了,就要动身了。张其芬趁别人不注意,便鬼鬼祟祟地溜到西

  • 超神攻略[快穿]第三章

    “你说什么呢?!有钱了不起啊,你……”有看不上眼的气得先一步说出声,却被同伴给扯了下。刚开始的时候她们有的的确是来助威的,可等看到封玲苇,他们却都萎了。屹白集团老总的亲外甥女,他们得罪不起。可不敢得罪是一回事,愤怒却是真的。在场唯一淡定的应该就是白苻这个当事人了。他还有闲心拿起那请柬翻开看了眼,还念

  • 束缚在线阅读第十节

    为了尽快远离杀死巨灵神的地方,熬烈连那一千多天兵爆了些什么都来不及看,便急急忙忙朝北飞去。飞行途中,暂时没有遇到敌人,熬烈才终于有时间才查看之前的收获。“杀怪爆出记录。”熬烈默念。“叮,获得化光药水!”“叮,获得主动技能变形!”“叮,获得后天灵宝白玉龙甲!”“叮,获得地仙丹十粒!”“是因为天兵杀的太

  • 空姐的神医保镖之姐姐和男友的背叛(8)

    两年前,六月,伤感的毕业季。那时候,北京正值炎热的夏季,整个城市都跟蒸笼一样闷热。同学们都在忙着考研或者实习工作,而宋唯却只能呆在家里照顾生病的母亲。方芸被诊断出了心脏瓣膜硬化,情况危急,如果不及时手术,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小唯,早上快递员送来了你的快递,在桌上。”“我看到了,妈。”宋唯将买来的新鲜

  • [综+刀剑乱舞]约定之菜场之王

    离开了糖葫芦大佬和刚枪徐,萧无晴在决赛圈举步维艰,只能靠着自己的看家本领,世界一流的苟术勉强生存。手游局相对来说简单一点,萧无晴苟到了最后,除去他,场上只剩下了五个人。他的指尖出汗严重,屏幕变得湿湿黏黏,又不敢去拿餐纸巾擦,只在腿上蹭了蹭,重新抓回屏幕。他正躲在山坡上的一棵树后,地理位置占优,毒圈贴

  • 侠女无处躲第四章

    “来了,来了!”马辛穿着老头衫背心和运动短裤,睡眼朦胧的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卢思恩,扒拉了两下头发,才走前一步拉过他脚边的行李箱,嘀咕道:“有钥匙干嘛不自己开门进来,一大早的。”“安萨亚阿姨叫我一定要敲门,避免开门看到什么长针眼。”跟在马辛的身后进了门,卢思恩很自然的给自己换上拖鞋。“别听我妈鬼

  • 与神接轨在线阅读第九章

    微雅儿拿着冰袋捂着脸。她来找微微儿也是从百忙中挤出来的,一小时后她还要去参加杂志拍摄。如果她撑着一张五个爪印的脸出去,CO哥一定会发疯。啧,小混蛋的力气真大。“跟我一块参加个综艺节目,每个周六周日,持续半年。”“能不去吗?”微微儿踟蹰,但看到姐姐脸上的红肿,又不好意思拒绝。微雅儿凤目一瞪。“敢!”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