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丁薇记事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荆棘之歌 来源:红袖添香

天空灰沉,才正午,却阴得像是夜幕将要降临,市区北面护城河边的那片废墟,此刻更是笼罩在阴云当中,被拆到一半的旧房屋周围尽是无人清理的破碎砖瓦,看起来残败又落寞。

穆媞此刻正站在这无人问津的建筑物楼上,她在窗边低头看了眼,三米高的二楼没有任何护栏,窗子被蛮力破坏,而她脚下是坑洼不齐的水滴地板,向前一步,只要两分米,她便会失重下落。

“抬头,好,往那边看,好。”摄影师半趴在隔壁间的阳台上,腰上绑着一条绳子,对着隔壁间大喊:“鼓风机吹一下。”

破损不堪的牛仔裤,一边甚至遮不住她的膝盖,上衣一件简单的体恤衫,套了一件亮黄色的短外套,穆媞感受着风从自己的腰间往上吹,吹得自己胸前的头发频频往后飞,她时而看镜头,时而放空看远方,时而笑,时而严肃,双手也十分配合地自然摆动。

“好。”摄影师拍完这组,半跪着从地上起来,对着穆媞说:“你先别走。”

他说完从自己的房间小跑到穆媞的房间,拿着工具的工作人员立马给他让了位置,他看了眼不规则的窗户,心里很是满意,给了眼前的人一个眼神后便举起相机。

穆媞背对着外头,在摄影师的吩咐下又来了几张。

穆媞来之前,便听说了这次的主题,灰暗下的激情,所以她身上的着装也十分鲜明,除了上衣的红色,腰上更是系了蓝色和红色的皮带,头发也绑了几条鲜艳的丝带。

几张后,她念着这次的主题,看着镜头咬住外套上的拉链,仰头。

本是想让摄影师抓拍几张蔑视的表情,可不料这个仰头用力过猛,她一个重心不稳朝后退了几步。

现场的工作人员因为她这个小小的动作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有几个甚至朝她的位置走了几步,好在几秒后她稳住了身体。

穆媞吊着的心也顿时放下,低头一看,高跟鞋的尖跟,离窗子边缘不到五厘米。

她吐了一口气,朝里走了几步,不受什么影响地继续拍摄。

她放下心来了,楼下助理小马可没有,刚才穆媞那一下,他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了,飞过去接住她的心都有了,即使楼下放了一张气垫。

本来就因为要等阴天就耽误了好几天,早上在一楼也已经拍完今天需要的照片,而且超时许久,但摄影师非说二楼感觉更好,非要上二楼再拍几张,小马当时是不同意的,可拗不过穆媞,她说她想上去玩玩,好声好气的样子,他也只好答应。

“就这张破垫子,摔下来了怎么办。”小马蹙着眉头抬头看二楼那一抹小小的身影。

他说话声音不大不小,说完稍稍偏头,余光成功捕捉到这次他方的负责人有些愧疚的神色。

十几分钟后,楼上的人终于结束下楼。

小马站在废墟的门口等着穆媞出来,几个工作人员陆续出来后,穆媞也随着走出门,扎着高高的马尾,加上脸上的妆,额头上一道灰尘,正如今天的主题,灰暗中显得活力得很。

“小马,结束了。”穆媞笑着把身上的外套递给他,小马也默契地将穆媞早上带过来的外套给她披上。

两个人跟着摄像师看了几眼今天的照片,接着小马和负责人商量了几句后续后,便乘车离开。

车上只有三个人,小马坐上副驾驶后,穆媞便懒懒地瘫在了后座的椅子上,翻出手机看消息,问小马:“中午想吃什么?”

穆媞去年才刚大学毕业。在校时,便因为被抓拍到的几张照片在网上火了起来,此后大大小小地也接了一些广告。

穆媞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模特,也一直走这条路,她没签任何公司,也不接任何影视,即使这样无人包装,也能凭借着一张脸和镜头前的高端感一路走到现在。

小马是去年穆媞找来的,穆媞唯一的助理。

他当初面试前,是见过几张穆媞的照片的,也正是那几张照片,让他面试时怵了许久。

后来才发现,穆媞这个人要多随意就有多随意,这一年接的广告和代言全是看心情,仿佛没有一颗想要火的心,反而操心的是这个助理,一应大小事,全都是他在操手,有时候大小姐心血来潮,出什么变故,做的也只是撒娇的样子对他笑笑,然后说,小马最好了。

小马有时候想,穆媞若是签了一个好公司,好好包装做广告,现在应该会很火吧,他每每想到这种事,便觉得可惜。

不过话说回来,现如今的**圈,水这么深,要是真的将穆媞丢进去,火不火不说,她身上的这种洒脱肯定是得脱掉了。

这骨子里透着傲娇的大小姐,小马无法想象她在别人面前低三下气的样子。

算了吧,现在的日子也挺好的。

他拿着高薪,偶尔穆老板心情好了,也会给她大额奖金,毫不吝啬,两个人在社会上相依为命逍遥快活很自在,不是什么坏事。

穆媞说她喜欢自己在镜头下的感觉,小马十分认同,他也喜欢她在镜头下的样子。

当然,他对穆媞只是对上司和朋友的喜欢,没有任何杂质。

中午穆媞带着他吃了顿西餐,饭足后,这天,果然不负众望地下起了雨,哗啦啦地在城市里大声喧嚣,似乎生怕犄角旮旯里的小角色不晓得它来了。

穆媞已经卸去早上有些夸张的妆,这会儿穿着自己的衣服,靠在椅子在自己的脸上乱抹。

“下午什么安排?”穆媞涂完口红,抬眼看小马。

小马拿起身边的纸巾擦擦嘴,点开手机确认了一遍,说:“四点要谈上次说的那个牛奶代言。”

穆媞哦了声,将镜子收起来,翘着的二郎腿放下,问:“要吃晚饭吗?”

小马点头:“估计跑不掉。”

穆媞听后瘪撇嘴,拿出手机翻到刚刚的那条消息,并回了句:晚上没空。

方轻轻:明天呢?

方轻轻:我们好久没见面了。

“明天呢?”穆媞又问。

小马说:“明天没什么事。”

穆媞:“行。”

穆媞低头编辑:明天有空

穆媞:下午吧

晚上的那顿饭吃得很愉快,本就双方已经私下定好的东西,吃个饭走个过场而已,穆媞倒是没说什么,场面话全让小马给包了。

当初小马面试时,穆媞就被他的油嘴滑舌给拾得服服帖帖的,虽然她不需要这样的人,但其他人需要啊,小马这么能忽悠,放在身边看起来应该挺好。

事实证明,小马确实很好,进退有度情商又高,好几次不仅合作商被他哄得前仰后合,她在一旁看着也能被气氛感染。

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八点,穆媞心情十分的好,她将手搭在小马的肩上,顺手拦了出租。

“我走了啊。”穆媞说着对小马扬眉一笑,拉开出租车后座门:“多和你的心上人约会,别冷落了人家。”

“你去哪?”小马眼见穆媞坐进车里,拉着车门问。

穆媞笑了笑,伸手将门关上,并丢了句:“有事找我。”

“唉……媞媞!”

小马口中的媞媞已经稳稳地上路了,小马看着车远去,心里叹气,接着一声叮咚,他拿起手机看了眼,穆大老板又给她发了红包。

小马笑了笑,手下的同时,在聊天界面上给她发了个大爱心,并附文字“爱你!”

车上的穆媞看到小马的回复后直接将手机锁了放口袋,虽然晚上小马帮她挡了许多酒,但她多少也喝了点。

啤酒这个东西真是。

她坐直,看了眼前排的司机,接着不动声色地捂着嘴打了个嗝。

啤酒这东西真是能毁形象,度数不高不说,喝多了还频频上厕所打嗝,醉也不是,不醉也不是。

她酒量好,但胃不太好,这一个接着一个嗝下来,加上这绕老绕去还老是红灯的路,她觉得她要吐了。

好在车很快到了上水酒店,她给了钱下车后拍了拍胸口,把包往肩上一挂,走了进去。

“喂,姐。”进门后她坐在一楼的沙发,打电话:“结束了吗,我在一楼。”

“结束了,等电梯。”何一涵在电话里说。

电话挂断后,过了几分钟,电梯门便开了,电梯里的何一涵走了出来,往右边看了眼,便看到沙发上玩手机的穆媞。

何一涵手里抱着个快两岁的女宝宝,远远见到穆媞,便兴奋地朝她笑,双手乱挥舞。

她走过去喊她:“媞媞。”

穆媞抬头笑,伸手过去,握住宝宝的手:“菲菲也带来了啊。”

何一涵嗯了声,问:“你开车了吗?”

穆媞摇头,用哄小孩的语气,看着菲菲回答:“没有呢。”

何一涵说:“那又要麻烦知也送我们回去了。”

穆媞转头看姐姐:“谁?”

何一涵解释:“我的大学舍友,我从前经常提的那个,记得吗?”

何一涵往左挪了些,用眼神示意她身后的那个人,穆媞顺着她的目光绕过何一涵的身体朝前看,几米外站着一个女人,不正式的白衬衫外面一件褐色长风衣,长发随意地夹在耳后,正低头看着手表。

穆媞观察她的这几秒,她已经从表上将目光收回,接着投向她。

何一涵确实提过这个人,但穆媞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

她脑子里忽然飞过关于这个女人的那些词。

海归,学霸,建筑师,获奖,单身……

两人目光相碰,穆媞看清她的脸后愣了愣,接着对几米开外的女人投去一个微笑,见她也向自己投来礼貌一笑,很短,便转开目光。

她微微挑眉,唇角的笑意并没有放下,刚才那些词此刻在她脑子又过了一遍,接着被打散,被揉成一块,淌进她血液里,溶成了一个词。

想撩。

延伸阅读

HKBUSEM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xfkg.shtml
HKBUSEM男装总部是男装服饰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小维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np1c.shtml
小维裤子总部经销批发的女装、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小维裤子总部

菲欧妮珠宝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skpu.shtml
FIONA菲欧妮珠宝总部位于青岛,在深圳设有珠宝加工基地。公司业务包括高级珠宝设计定

lahand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njoq.shtml
lahand工艺品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

阿吉豆饰品店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u81s.shtml
AJIDOU阿吉豆品牌主营时尚配饰,产品包括项饰、耳饰、手饰、戒指、发饰、包扣、手表

诺尔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xsg2.shtml
暂无

丽普盾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bfrv.shtml
丽普盾加盟详情佛山市丽普盾高新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佛山市禅城区人民西路11号,公司拥有一

来客盒子精品店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busu.shtml
来客盒子精品店是威威思服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来客盒子精品店是日本品牌艺

合发房银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u4f0.shtml
房地产中介的发展有着市场支撑-大量库存房不能有效利用。合发房银将使传统的房产营销模式

粤丰飞跃加盟  http://www.custom-sheet-metal.com/dk6y.shtml
项目介绍:纸尿裤是婴幼儿的必需用品,消费市场广阔。粤丰飞跃纸尿裤,不同于一般的纸尿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的姐姐是渡我被身子之从今天开始抢公主!

    兽人大地最北侧,龙之谷的一座中世纪古堡内。“林洛少爷,您要的红茶送来了。”“进来。”一阵清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紧接着,在得到准许后,一名身穿哥特女仆装的少女,端着一盏茶盘推开了门,试探性的走了进来。这少女名叫米兰,虽然她身上穿着仆人衣服,但却生的美丽大方。一头亚麻色的长发披在背后,圆润却不显肥胖的

  • 茉莉香屑神秘玉币

    六月,在这个炎热但又充满激情的季节——夏季!不乏有一些热恋中的男女大胆在街上忘我地亲吻,四周的行人似乎也见怪不怪,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青春,活力。顾飞宇挺了挺肩,沉重的书包使他有点喘不过气。夕阳的余辉照耀在大地上以及他那青涩但又刚毅的脸上,他嘴角微微上扬,一想到星期六的明天要出黑板报心里就忍不住的激动

  • 从异形开始养殖boss商场交锋

    出了云深不知处,萧若风看到别墅四周停着各式各样的跑车,那本来是景天别墅里的,不过现在属于萧若风了,萧若风随便挑了一辆就出门了,他对跑车这方面根本就是一窍不通,一路向着市中心而去,不过萧若风刚将进入市中心之时便遇到了麻烦,几个小混混拦住了他的去路。“你就是萧若风?看你这跑车不错,不如借我兄弟几个爽爽?

  • 思莲在线阅读第二章

    盛夏时呼入的空气感觉都是滚热的,达官贵人都到山庄去避暑,而百姓则是减少出门。这个时期的未时更是最让人难耐。此刻便是未时,温宁安与身后的士兵骑于马上,一语不发地排列在南门外。身上厚重的盔甲加剧了这些立于盛阳底下的士兵闷热的不适感,汗水渥湿了里衣,模糊了双眼,不过并无一人出声埋怨。因他们所忠于的将领温宁

  • 守护天使之人第10章在线阅读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他们正聊的火热,这时从外面进来了,几个手持M16步枪的人,一看衣服就是一高的学生,他们看见赵薇等人,其中一个少年吃惊的说到,“姐,你不是要参加五方会谈吗,还有五分钟会议就要开始了,”“哎呀,好像真的还有十分钟了,十分钟你的车能到吗?”赵薇问道“如果不堵车的话就能”我笑着说“那快

  • 异事异生之心机(2)

    “怎么了,宝贝儿?”顾子琛接通了电话之后,语气一下子温柔了起来,冲着电话那边便忙不迭地询问了过去。语气之温柔,仿佛生怕自己一个大声,就能将韩熙雅给吓到了一般。听听,顾子琛不是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不过是说对象不是她楚筱晴,而是那个叫做韩熙雅的女人罢了……“子琛,外面在下雨,电闪雷鸣的,人家好怕……啊

  • 美玉红尘在线阅读第7节

    利娅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想,自己果然是太冲动了。虽说,迪亚特是收拾掉了……可是这代价不是一般的大啊!想到自己这一身伤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马尔科解释,利娅瞥了一眼那边同样躺在地上哼唧的薇诺娜,心想这个忙帮的可真憋屈,没得邀功不说,还不知道回去要怎么挨骂呢!当然了,要是利娅知道事情后来的发展,估计这会儿就不

  • 生死局在线阅读第二章

    “……”忍住气到呕血的冲动,白锦帆用眼神警告手术台上的男人——“再敢捣乱,小心我假装不小心弄死你喔!”“放马过来!”他投回来的凌冽目光分明带着这样的挑衅意味,可白锦帆却觉直觉他在说她没这个胆子。嗯,她的确没有……双眼放空的抬头,白锦帆心虚的咽了咽口水……“还好,手术非常成功。”一场将近五个小时的“战

  • [圣斗士]初代?初代!(上部)之新任务

    守护吗?齐凌心里略过一阵苦涩,他不明白世界的**规则到底是怎样,自己最好的战友却是倒在自己的眼前,一份烈士的荣耀远远抵不过他的头脑,所以自己才会用国家交给自己的一切来对抗它,为他也为自己讨一个公道。听见这个扎进心里却是又陌生的词的时候,齐凌觉得自己还不如就在**里守护,既然所有人进入**是为了征服,

  • 反派美人魔姬是我妻在线阅读第3节

    冯老太太、王一山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眼中都是震惊得无以复加。这肖战,送的东西还这么值钱?面对白松鹤的请求,冯老太太当然不会拒绝,笑道:“白神医有所不知,这礼物是我王家一赘婿送的,他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哪里有什么来头?这血莲,也只是他在乡下赤脚医生那里,求的一株偏方罢了。白神医若真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