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腹黑总裁的冷面妻第四章

作者:夏洛微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陈从高祖建国起,经历三代,现在的文帝已经是第四代君王。高祖建国时,大陈经历了十多年的战乱,满目疮痍,当时的端仁皇后和高祖一起心系民生,多次和高祖一起微服私访,改制农具、赈济灾民,在民间名望甚高,在她的一力主导下,大陈民风开放,女子们也能抛头露面,外出求学、经商,后来的几任帝王也延续了高祖时的习俗。

然而就算是民风再开放,宁珩这样直接邀请好友到妹妹住处的内厅也是不妥,一旁的宁臻川不由得责备地看了宁珩一眼。

幸好景昀并没有进来,只是在外面应了一声:“看远之这样龙凤之姿,令妹的风采可见一斑。”

宁珞僵在原地,拼命回想着前世她第一次见景昀的情景,想来想去却只记得是在宁家太清别院的梨花林中。是了,前世景昀就算跟随宁珩回府,她那时候却还在昏迷之中,两个人没有碰面。

这个前世为她死于非命的男人就在眼前,宁珞情不自禁地朝前走了两步,终于看清了他此时的模样。

景昀长身玉立,身形挺拔如松,一身矜贵隽雅之气,五官俨如刀斧雕刻,尤其是一双眸子,目光犀利深邃得仿如天山的寒潭。此时的他,并没有前世成为定云侯时的冷厉肃杀,还带着青年特有的清朗和飞扬。

“景大哥……”宁珞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因为情绪的起伏变得有些嘶哑,不复原本的清脆动听。

景昀怔了怔,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淡然的浅笑:“宁家妹子。”

宁珩狐疑地走了过来:“九妹,你怎么知道他姓景?难道你以前见过他?”

宁珞心里“咯噔”了一下,旋即便嘟起了嘴道:“哥哥还当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娃吗?定云侯世子京城谁人不知哪人不晓?书院的同窗们几乎日日都要提起几遍,我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宁珩朝着景昀大笑了起来:“元熹,原来你已经如此家喻户晓了,难道离掷果盈车的日子不远了?”

景昀哂然一笑:“我若和你站在一起,只怕被掷果盈车的是你。”

“咱们俩这是互相吹捧吗?”宁珩捶了他一拳笑道,“九妹既然没事了,走,到我那里去,我们去切磋切磋。”

景昀点头,朝着宁臻川和宁珞鞠躬告辞:“伯父,九妹,景昀先行告退。”

眼看着景昀便要走出小院,宁珞下意识地跟了两步,宁珩以为她舍不得自己,回头安慰道:“元熹难得到我这里,我招待他一会儿。”

“我……”宁珞语塞,呐呐地道,“切磋……时小心些……别伤了……伤了和气……”

宁珩很是心满意足,摸了摸宁珞的脑袋:“这是在担心哥哥不成?乖,去歇着吧,午膳我们一起用,哥和你说说外面的新鲜事。”

宁珞恋恋不舍地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离去,身后传来宁臻川的轻笑:“怎么摔了一跤倒是转了性了,以前还尽见你们两兄妹拌嘴呢。”

“爹爹……”宁珞挽住了父亲的胳膊娇嗔着晃了晃,“那是女儿不懂事,哥哥和爹爹都是女儿最亲的人,以后我再也不调皮任性了。”

宁珞平日里虽然是宁臻川的心肝宝贝,却很少有这样依恋乖巧的举止,宁臻川仿佛尝了蜜似的,从口中一直甜到了心里,面上却取笑道:“好了,都这么大了还撒娇,让绿松帮你拾掇一下,哭成这样亏得你哥还说得出美人儿这三个字来。”

宁珞一惊,顿时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屋内,对着铜镜一瞧,顿时傻了眼了:只见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肿、发丝凌乱,那藕红色的衣襟上也脏污了一块,哪里还有当年京城第一美人的□□!怪不得……景昀都不愿多看她一眼!

等宁珞重新收拾好自己,看看离午膳的时候还早,便领着绿松到了自己这听云轩的小库房中,她琢磨着找几件祖母喜欢的宝贝来缓和一下祖母和母亲之间的关系。

秦湘兰是江南首富秦家的嫡女,自幼锦衣玉食长大,她嫁到宁国公府时,秦家为她置办了大量的地产、商铺作为嫁妆,金银珠宝更是数不胜数,老夫人并不太喜这些阿堵之物,宁珞也连带着觉得这些东西俗气,好些外祖家送来的宝贝也不用,只是堆放在了库房里,到了最后宁臻川为了不连累宁国公府执意分家离开,才发现秦湘兰名下的好些东西都早已徒有虚名而无实物,商铺都是赔本赚着吆喝,而库房里的珍宝更是被一些刁奴偷偷拿去变卖,外祖也因为母亲的事情迁怒于整个宁府,和宁臻川自此老死不相往来。

宁珞的小库房里东西是她自幼攒下的,两把钥匙一把由绿松保管,一把由田嬷嬷保管,而田嬷嬷是秦湘兰带过来的陪嫁丫鬟之一,打小看着宁珞长大,一年前应老夫人的要求宁珞独住了听云轩,秦湘兰怕几个丫鬟伺候不好她,就派了田嬷嬷过来替她打理日常事务。

田嬷嬷迈着小脚一溜儿地赶了过来,赔笑着说:“姑娘今儿个怎么得闲到这地方来,是要什么物件吗?我替姑娘取了送过去就是。”

宁珞笑着道:“好些日子没来瞧我那些宝贝了,不知道有没有沾灰了,我来瞧瞧。”

田嬷嬷怔了一下道,略有些不悦地道:“这是谁在姑娘面前嚼舌根子编排我了不成?我可尽心尽力替姑娘管着家呢,半分都不敢懈怠的。”

宁珞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笑容淡了下来:“田嬷嬷你多心了,没人说你的不是,今儿个我要在库房里找两样东西,你开门就是了。”

“姑娘这不是刚醒过来嘛,嬷嬷怕你劳累了,要是有个闪失,夫人可要责怪我不够细心了,”田嬷嬷的眼神一滞,旋即过来扶住了宁珞,压低声音道,“夫人前几日刚刚叮嘱过我,让我要多替姑娘着想,尽心伺候,这府里的人呐,从上到下一个个都……唉……我真是心疼夫人。”

宁珞笑了笑:“田嬷嬷谨言慎行,要是被传到祖母耳朵里,还以为母亲在你们下人面前胡说呢。祖母向来公正,对母亲就算严厉些,那也是因为爱之深责之切。”

田嬷嬷的脸色变了变,不以为然地别开脸去。

“你们在宁府也有十多年了,宁府的规矩也该知晓,不要替自家主母惹来祸端,不然,只怕到时候我和母亲也保不住你们。”宁珞看向绿松和紫晶,语声温柔却隐含威严。

绿松和紫晶齐齐地应了一声,田嬷嬷也不情愿地应了一声“是”。

“开门吧。”宁珞淡淡地道,却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宁府四代国公,在老夫人的操持下家规森严,底下的家仆都不敢行差踏错,而秦湘兰出身商贾,对上下尊卑之分并不严谨,二房的家仆好些都是她从江南带过来的,难免亲厚宽待了些。前世祖母和母亲关系如此之僵,和这些家仆的挑唆不无关系。

门开了,里面倒是收拾得挺干净的,秦湘兰对这个女儿向来宠爱,外祖家更是三不五时就会送来礼品,以至于这个小库房看上去也珠光宝气。

宁珞四下看了看,随口道:“把名录拿过来我瞧瞧。”

田嬷嬷的脸色颇有些不自然:“姑娘喜欢哪个直接看就是了,拿名录也没什么用处。”

宁珞的眉头皱了起来,冷冷地看着田嬷嬷,伸出了手去。

十四岁的少女虽然还带着几分稚意,却有种不怒自威的贵气,田嬷嬷心里直打鼓,不得不从抽屉中取出了名录。

宁珞接过来一看便沉下脸来,那名录上有多处涂改,上面的字迹更是有好几种。她那时候虽然知道有刁奴将家中物品拿出倒卖,却不知道具体是谁,也不知后来宁臻川是如何处置的,难道这里面也有田嬷嬷的一份吗?

“这是怎么回事?”宁珞冷冷地问。

田嬷嬷连忙答道:“姑娘,我们几个不太识字,录入的时候难免出错,便改了几处,绿松当时也在,她也改过了。”

绿松一怔,慌忙道:“嬷嬷说改一下没事,奴婢就改了。”

“难道没有即刻重新誊写一份干净的留存?”宁珞问。

绿松摇了摇头,怯怯地问:“姑娘,这……难道不对吗?”

宁珞好半天没说出话来,田嬷嬷经验老道,算计一个稚嫩的绿松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她沉吟了片刻道:“今日左右无事,你们俩就索性一起把库房里的东西都清点一遍重新造册,名录给我也抄录一份。”

“这……不就是涂改了几下,不妨事吧?”田嬷嬷赔笑着道。

“点吧。”宁珞不置可否,坐在了紫晶搬来的凳子上毫不松口。

这一点就花了一个多时辰,除去涂改和划掉的,名录上一共有一百五十二件,实际一共一百四十八件,有一对和田玉佩、赤金镶宝石项圈等四件不知所踪。

田嬷嬷满头大汗,指天发誓道:“姑娘,我可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每次进出我都是和绿松一起的,物件都拿放得万分小心,我跟了夫人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纰漏,我……我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延伸阅读

晋城阳光计算机培训学校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gd2x.shtml
晋城阳光计算机学校创建于1998年,是一所经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专门从事计算机培训、会

恋家创意家居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sulg.shtml
恋家家居家饰隶属于佛山美好生活家居用品有限公司是集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创意家居生活馆。

尤萨干洗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6b8j.shtml
尤萨干洗是北京尤萨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源自西班牙。尤萨干洗聚集欧洲40多年的干

欧尚之光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p0ff.shtml
欧尚之光灯饰总部是一家产品开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现拥有出众的管理体制,

拓维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ghxp.shtml
拓维汽车用品总部主要以结构手板模型制作为专长项目,为客户提供激光快速成型、小批量生产

皓尔丝洗衣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655r.shtml
长春皓尔丝企业管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是集洗涤设备,洗衣连锁加盟拓展为一体的现代化新型企

戴玉堂玉器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uj8d.shtml
品牌介绍戴玉堂是一个以玉器和翡翠为主的企业,经过不断的发展,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品

好易洁家电清洗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6h0j.shtml
好易洁家电清洗一直致力于中国民用清洁产品的研发以及国内外市场的开拓,在全能家电清洗,

东西小屋精品超市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b7kb.shtml
东西小屋是一家专营进口快消的新零售品牌管理公司,坐落于成都地标甲A写字楼美年广场。公

江南宝堂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nu6c.shtml
富阳花宝生物保健秉持“质量”的生产理念,采用更出众的破壁、提取技术,严格控制各个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全世界对战法国进口矿泉水

    仿佛两块磁石一般,白富美踏入片场之后眼睛就粘在了孙立原身上,孙立原跟她四目相对,就差没迸射出火花,白晓跟张姐冷眼旁观,耳边似乎萦绕着电流的吱吱声。白晓心里暗叹,孙立原这是情窦初开啊,火力十足。他可从来没用这种眼神看过她。眼下的情形,他跟白富美就好比隔着银河的牛郎织女,相爱却不能相守。她突然莫名有了一

  • 都市之一枪爆头在线阅读第一节

    普通青年秦飞,下班来到女友宿舍,想给她一个惊喜时却发现女友宿舍下停着一辆眼熟的豪车,战战兢兢的走到楼上,果然听到了他不想听到的□□。秦飞脸色苍白地放下买来的99朵玫瑰,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结果在过马路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辆闯红灯的大卡车,被直直的撞了上来……秦飞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飞在半空中,心中有解

  • 熊猫精在都市之新年快乐

    在整个高一年段,余隽就靠着姜既偶尔更新的动态来续命,而姜既也因为那个采访视频被大众注意到了他出色的外貌,被经纪公司发现,签约,开始踏足**圈。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中,她见证了他的粉丝数量从区区不到一万人,慢慢的增加到了十几万,慢慢开始拍摄电视剧,录歌,知道他的人越来越多,余隽在开心的同时,也有一种淡淡的

  • 全京城都盼着她被休在线阅读修为突破

    观察着自己身体内的经脉。再也忍不住,凌青寒放声大笑,这笑声中参杂着太多太多的东西,有对自己五年来等待终于有成果的如释重负、有受够了这些年委屈的快乐,还有对未来修行之路的期待!在这个夜晚,在这个小屋里,少年笑了很久很久……停止了笑声,收起笑容,凌青寒盘坐在床上,闭目开始修炼起来。如今好不容易修为突破,

  • 我和系统每天都在掉马甲第9章在线阅读

    我俩打车去了艾尔良家,看看这是什么好师父。与我俩说和钱有没有仇!其实钱他早收完了,忒不地道了点吧!!我轻轻敲了几下门没人开,孙天见没人开门他像一只让人摸了屁股的老虎似的。也不顾手上的伤狂锤门,真是的为了两百万拼了。我拉住他的衣领说:“你不要命了,那小子说的话你能信。说不定…”没等我说完艾尔良叼着烟打

  • 琉璃·碎友谊在线阅读第三章

    白山外!一个青衣少年剑眉入鬓,目若朗星,一马当先,带着浩浩荡荡的江湖侠士走到了这里。这些都是各派的弟子,这次在江湖上走动,不单为了下山历练,主要是为探清明教的虚实,以及联系各门各派,筹划六大派围攻明教的大计。一路上,崆峒、华山、峨眉、昆仑等派的许多年轻弟子都加入了队伍,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江湖上其他的

  • 杀戮都市之静希草十郎风骚走位德莱文,开局拿下俩人头[求鲜花!求订阅!]

    洋洋可以说对杨帆非常满意了,而洋洋也决定带着杨帆去见一下小狗,毕竟就算小狗选择静养,肯定也得看看新AD是什么样了。而杨帆知道要去见小狗之后,内心也是激动的一匹,小狗怎么也说是自己的偶像了,曾经一手VN让世界选手闻风丧胆!而小狗在对线时候的绝对统治力,那根本是无话可说的。很快,他们来到了小狗的宿舍,小

  • 犬夜叉之钢薇之第九章

    “我说过的嘛,《帝国战争III》最近限量发售,每家店每天都只有五百份……”奈奈的声音越来越小。英雄王交代的事她不敢怠慢,发现忘买之后立刻折回去,却被告知今天的五百份在一小时前售空。然后去了另外两家店,不幸的是也售空了。天色已经昏黄,东京市区内能够及时赶到的店恐怕都不会有余货,奈奈只得心虚地空手回家,

  • 繁花似锦忆当年去魔都见周天波

    “我叫江夜,是青山市人,刚毕业于青山学院,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重要的是,我会医术,相信我,我可以治好你的肺癌晚期。”江夜淡定地说。“听你说话的声音应该年纪不大吧?你是想在我这里骗钱?如果你是抱着这种想法,我想你找错人了,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周天波的语气变得严厉。“你可以让我试一下,如果我治不好

  • 重生嫡女谋天下在线阅读第七节

    千红不想多管闲事,但是她算是看明白了,文文的两个跟班格外怕事,怕文文提刀把她俩也跟着一起串成串,一个劲怂恿鞋还没穿好的千红冲出去。千红新来的,还没站稳脚,但是她不好惹,要是抓住谁在她毛巾上撒尿,她就得尿到对方头上去。她到现在还没脱裤子,是因为没有抓到人,所以她早就蓄好一身锐气,等着给欺负她的人来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