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获得NPC模板后,我向师父发布任务之第六章(6)

作者:风醒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枫目送着冯凌离去,直到他们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他才进了府里。慕林赶紧把府上的大夫叫了过来,让他先给顾枫看病,大夫过来看完并给他上完药后,就告退离去了。

这时,一个黑衣侍卫悄无声息的从外面进来,安静的跪在顾枫的脚下,恭敬行礼:“属下参见公子,这次公子受伤都是属下办事不利,请公子责罚。”

顾枫冷漠的摆摆手,让他起来,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喉,才轻声道:“这回也是我大意,竟然着了他们的道。实在是没想到那些藩王竟然如此嚣张,看来上次以南疆的军费吃紧为由加大藩地税收,他们怕是已经万分不满了。这回陛下让我私下去各位藩王的封地探查情况,有些人就先出手了,如此也好,陛下的任务我倒算完成了。”

黑衣侍卫低着头,又道:“公子可知是谁动的手?”

顾枫用手绢擦了擦嘴角,轻轻笑了起来,笑容有着几分风雅的味道,语调却是冰冷:“还能是谁,大概是敬王和他的那帮附庸。”

黑衣侍卫顿时一脸愤怒:“公子可需要属下等人替你去敬王府报仇?”

顾枫微笑,优雅的拿起了书桌上的信封,边看边道:“不用,我自有打算,且敬王府又不是纸糊的,哪有那么容易潜入,这个仇我将来势必会让敬王还回来的。”

另一边的冯将军和冯凌在离开了顾府之后,就去往了林弯的客栈。

冯将军沉着脸道:“这个顾枫怕不是个简单角色,住在那样地段的人可不是有钱就行了,怕是还有权。”

说着,他又恨恨的点了点冯凌的脑袋:“阿凌啊,你这回敲了他这么多钱,怕是会惹来麻烦。”

冯凌却完全不以为然,笑嘻嘻的对着她爹道:“怕什么,他确实是我们救的,不然不说他的性命,单说他的腿都未必能保住,而且这种千金公子的身价本来就高,要是我们要的少了,他说不定还会以为我们瞧不起他呢。”

冯将军无法,只能叹息:“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他们经过的街市繁华热闹,路边的小贩正在不停的吆喝,路上行人来来往往,有年轻的小情侣,年迈的老大爷,摊子上美食的香味不断传来,惹得冯凌咽了好几下口水,眼睛也充满期待的看着冯将军。

冯将军无奈,摇摇头道:“你想吃什么,要不来碗小馄饨?”冯将军看着飘香的馄饨铺问道。

谁知冯凌小手豪迈的一挥:“小爷我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当然要手握美酒,怀抱美人,那才是人生快事。”

说话间,她的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前面正在揽客的寻春楼,跃跃欲试的样子看得冯将军想要把这不着调的逆女绑起来打一顿。

冯将军心下想着,手上也没有留情,一把揪住冯凌的耳朵,直把冯凌弄得不断讨饶:“爹,我错了,我不要抱美人了,你看我们去那边的春意酒楼用饭怎么样?”

冯将军板下脸来,一针见血的戳着冯凌的心:“你就知道吃,给我回去继续吃大饼。”

冯凌顿时求饶得更大声了,毫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全无,毕竟面子哪有美食重要,只谄媚笑道:“爹你忍心让我继续吃大饼也就算了,可侍卫兄弟们辛苦了这些天,当然要吃顿好的,爹爹你不是一向爱护手下吗?”

冯将军似有所悟的点点头,道:“那好,他们去春意酒楼吃大餐,你就去啃大饼。”

冯凌小心翼翼的把冯将军的手从自己的耳朵上拿下来,嬉皮笑脸:“没事,侍卫兄吃剩的,给我吃一口就成。”

说完,她用委屈渴望的眼神看着她爹,她的桃花眼仿佛凝了一汪清水,清澈透亮,看得冯将军一瞬间心软了下来,再不舍得让她受一丝委屈。

冯将军心道:要是阿凌一直这么乖就好了。

于是他大方的摸了摸冯凌的脑袋,颇为傲娇的冷哼:“你安分别惹事,那是想吃多少有多少。”

冯凌眉开眼笑:“是,遵命。”

当晚,冯凌一行人在酒楼用了大餐,住了林弯的上好客栈。冯凌在睡梦中梦到了小可怜顾枫任她予取予求,她的身边被顾枫给的金元宝堆满。梦醒之后,即便不是真的,梦中的金钱也让冯凌由衷的感到身心愉悦。

他们一行人没有多做停留,因为圣旨让他们必须六十日内进京,所以冯凌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游山玩水,只能快马入京。

到京城的那天,天气十分的炎热,冯凌骑在她的漂亮大马上,额头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掉落,她又风骚的拿出了她的那把折扇,潇洒的一挥一挥,对着路过的小姑娘们抛媚眼,整个一风流公子的形象。

当然如果她没有因为她的衣摆上破了一个大洞,并且汗水使她整个人略微狼狈外,一定能让这些小姑娘两眼放光的欣赏她的美貌而不是捂着嘴偷笑,冯凌对此倒是非但毫不在意,反而得意洋洋。

在她眼里,像她爹那样古板无趣的人,别人是笑都不敢随意对着他笑的,那人生该有多无聊。

冯将军因为多年在外,且他是军营中的小兵一步一步爬上去的,在京城之中并没有背景积累,因此这次住的宅子都是陛下赐给他的。为了安抚边疆军士与冯将军的心,陛下甚至还下旨封了冯将军为冯恩侯,但将军这个职位是掌实实在在的兵权,而冯恩侯却同京城中那多如牛毛的勋贵府没什么两样,根本没有实权,只是个好听的名声罢了。

冯凌他们到候府时,候府的管家殷勤的迎了出来,笑容满面道:“老奴参见侯爷,公子。”

这个管家是陛下挑来候府的,是恩赐,也是监视,冯将军心中明亮,也是客气道:“管家不用多礼,以后我这府上的事情还要多麻烦你。”

冯凌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相互客套,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这京城可真是拼演技的好地方啊。

进了候府,候府的下人都过来请安,一个个低眉顺眼,看上去十分的安分守己,虽然他们很可能是哪方派过来的人。冯将军让冯凌给他们打赏了一些银子,就让他们下去了。

冯凌被一群下人参拜,不由感叹到了京城,一切果然没有以前那般自由了,处处都是要守的礼。

因为明天还要去给陛下请安,再加上一路舟车劳顿,因此回府以后,冯凌洗漱一番后就上了床,床上的凉席十分清爽,冯凌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冯将军就带着冯凌一起入宫拜见陛下,冯凌从小生活在荒凉的边疆,即使一路走来,见过不少的繁华,但还是被皇宫的雕栏玉砌,巍峨华丽惊住了,竟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一双眼睛到处乱看,弄得冯将军尴尬不已。

一旁引路的大太监暗暗的观察着冯凌,笑眯眯的打趣道:“冯公子从小被西北那荒凉地耽搁了,这回到了京可要好好享受京城的繁华啊。”

冯凌笑得大大咧咧,毫不见外:“那可不是,京城的漂亮事物和漂亮姑娘真是太多了,令冯某眼花缭乱。”

冯将军恨不得捂住这个丢人现眼的玩意的嘴,奈何这里是皇宫,于是只能对着太监讪讪赔笑:“犬子无状,请公公莫要见怪。”

说着,冯将军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银子,把银子塞在大太监的手里,这位公公很心有灵犀的把这块银子悄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口中连连说道:“冯公子这是天真率直,老奴怎会见怪。”

冯凌见状微微一笑,和她爹暗中对了一个眼神,这是给太监的封口费,让他不要在陛下面前说不好,要多说好话。但实际大太监会怎么讲就不好说了,陛下身边之人哪有那么容易被收买,只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让陛下知道的好,比如她冯凌是个没见识的土包子,浪荡子,那样陛下就更放心了。

一会功夫,就来到了陛下的御书房外面,大太监笑着说:“容奴家先去禀告陛下,两位先在此处等等。”

冯将军连忙客气回礼:“公公请去,我们在此处恭候陛下旨意即可。”

大太监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就慢悠悠走了进去,留下冯将军二人在烈日下面等待。

天气是真的很热,汗水从额前滴下,冯凌感觉自己快被蒸熟了,但他们二人却依旧等得恭恭敬敬,心甘情愿。就连一向喜欢作妖的冯凌此刻也是沉默着,这御书房周围还不知有多少人正在观察着他们的反应呢,会被人抓住把柄的事千万不能做。

不知过了多久,大太监终于又一次出来了,说陛下请他们进入。

冯凌低着头,安安静静的跟在冯将军后面朝里走去。

里面正有一个中年男子在大声说着话,另有一个声音偶尔淡淡的附和着什么,这个淡淡的声音让冯凌莫名觉得耳熟,却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等到他们走进御书房后,室内安静了下来,冯将军连忙拉着冯凌给陛下下跪请安,齐声喊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后,爽朗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再次在冯凌的耳边响起:“爱卿,平身吧,冯将军为了朕的江山如此操劳,没必要和朕这么客气。”

没必要客气还让他们在外面等这么久,冯凌暗中腹诽,面上却是如冯将军般的诚惶诚恐,感激不尽,口中只说着不敢。

这时陛下又开始解释起了为什么让他们等这么久的原因:“刚才在和秋思聊一些事,耽误了见爱卿的时间,让爱卿在外久等,是朕的不是,爱卿勿怪。”

冯将军连忙口中回道:“陛下的国家大事重要,臣和犬子等一会儿也是不碍事的。”

陛下似乎很满意冯将军的这番说辞,笑着将刚才与自己说话的少年介绍给了冯将军和冯凌:“这是秋思,是去年的状元郎。”

冯凌抬头看向那位状元郎,就见才告别几日的顾枫正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指,微笑的看着她。

冯凌心中一惊,低下头去,自己怎么在这里遇见这个冤大头了,听说还是个状元,看样子还颇受陛下重用。他会不会来报复自己对他的调戏和敲竹杠啊。

她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却见男人正在悠闲的喝着茶,这回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冯凌:……

延伸阅读

福为珠宝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bfx6.shtml
福为珠宝加盟详情福为珠宝是从事电子商务销售的专业珠宝品牌,其经营宗旨就是让每一个人轻

韩韩精典服饰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d3d5.shtml
韩韩精典服饰经销批发的外套、铅笔裤、女装欧美、小西装、打底裤批发、卫衣、七分裤、哈伦

艾杜饰品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gn1x.shtml
艾杜时尚文化简介:艾杜(北京)时尚文化有限公司集时尚饰品设计、生产、销售一体化,建立

意绿王洗衣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6mez.shtml
意绿王洗衣是上海绿环洗染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品牌。意绿王洗衣崇尚健康舒适的洗衣理念,从

祺盛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n0o5.shtml
深圳市祺盛酒水是一家拥有自主品牌的葡萄酒销售公司.公司自2003年诞生以来始终坚持“

众人帮app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sh4p.shtml
2016年处处是机遇,在移动互联网全面崛起的今天,越来越多人走上了APP产品的创业之

龙孚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gzia.shtml
龙孚海参,精选好大连活刺参,经过龙孚特有海参技术加工而成,分为很低压即食海参、高压即

柏图利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ddmr.shtml
柏图利男装是休闲裤、西裤、休闲短裤、工装裤、多袋裤、牛仔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蝉慧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delq.shtml
蝉慧渔具是台钓竿、手竿、矶竿、鲤鱼竿、鲫鱼竿、鱼线、鱼钩、渔具配件、海竿、溪流竿、鱼

小新星英语加盟  http://www.51yaliguo.com/6pbz.shtml
小新星少儿英语致力于为2-15岁的孩子提供多元教育服务。小新星少儿英语成立于1992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傀第一章

    远方朝阳升起,给大地带来了光和热。这时许多人家还在睡觉,而杨鹏在一片草地上随着熟练的吐纳,已完成了今日的晨练,该回家了。他所修炼的是长生诀,在这个人人习武的世界,收养他的陈爷爷让他不要习武而是修炼这个长生诀。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那时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只记得他们好像是死在了一场战争里,而纷乱

  • 我的星星之东方七宿之玄字十五(1)(2)

    ——玄字十五(1)——深夜,倾盆大雨。一个身着灰衣,劲装束发的年轻人踉踉跄跄从巷子里走出来,深一脚浅一脚踏在水塘里,闪电映出他身后带血的足印。他站在大雨里,面朝着漆黑的天空,好像在试图让雨冲掉他身上的肮脏,尽管他身上除了湿透的衣服什么也没有。之后他开始疯狂地搓自己的手,他发现自己的手上还粘着血,袖口

  • [主排球]节能国见“影”樱兰大学,我来了

    藤慕绯比谁都知道,这所国内唯一的一家私立学府,即樱兰大学,第一讲究的,便是家世门第,第二讲究的,便是财富.到这里念书的孩子,不是什么权贵子弟,便是在全国有不菲业绩的商贾……就是因为他们身份特殊,所以不知是谁先开始,发动了一个“爱心工程,由各路人马集体出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旨在为他们的下一代营造一

  • 万界之天道中文网我扶长剑为你而来

    冬日暖阳,阳光照在云筠乌黑的细发上,腰间挂着叶凌云送她的酒袋,那里面的酒却不是浮世,走过很多地方,尝过不少酒,有价值千金的佳酿,也有寻常酒肆的劣酒,她心心念念的还是浮世酒,她第一次喝的酒,和他一起喝的酒。两人四目相对,冬日的风略有寒意,料峭的风吹打着两人的长发,翩翩公子,倾国佳人。“姑娘,不要枉送性

  • 非我莫属在线阅读第十节

    “李爷爷,我爷爷什么时候能好啊?”顾颜兮在拿到药之后顺便问了一下李大夫。“丫头啊,你爷爷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我现在还不知道,要明天再去给你爷爷诊脉之后才能知道。”没想到顾颜兮这个小丫头这么小还知道关心她爷爷的伤,便欣慰的笑了笑,关门进了自己的屋里面去了。爷爷现在还有伤,怎么才能让爷爷尽快好起来呢?用灵

  • 《教父》三部曲(全译本)(套装3册)第九章在线阅读

    “那只猫可能是哪个有钱人家跑出来的,你是保长,你看着处理吧。”左登峰冲崔保长说道。他带着巫心语,并不想过去凑热闹。“左领导,你还是过去看看吧,那猫长的挺怪的,脖子上的金圈儿有这么大。”崔保长用双手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圆圈儿。“走吧,过去看看。”左登峰沉吟片刻冲巫心语开了口。他之所以想过去一

  • 我在红楼当奸臣在线阅读第八节

    江衍懒懒往后一靠,无可奈何地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举手投足间嘴角还保持着和刚才如出一辙的,不易察觉的弧度。初晓晓这才想起江衍一宿没睡,白天里又忙前忙后不得空休息,当即也顾不得那碗没动几下筷子的面,擦了擦嘴道:“我也吃好了。”临走前,派出所打来电话,说是昨晚出现在楼道的男人有消息了。对方坦白说自己是廖静

  • 乱舞春秋第1章在线阅读

    “一、二、三……十五、十六、十七。”年幼的少女踩在板凳上,站在窗口认真的数着守在高楼门下的人数,然后不禁咂舌,“小绫,来了好多人呢,果然,你作为【潘多拉的盒子】在这里的这个魅力真是大啊。”【滚你妹的,是哪个二逼把我在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的你自己说。】回应着少女的并不是任何人,甚至不是任何生物。硕大的房

  • [洪荒]青莲的小本子在线阅读第9章

    今日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主要是蒋彦回来时宋安锦难得没对着他叫苦着说:我都快饿死了,你能不能记住我点,早点回来。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面前放着的包裹他认识。眼神微微一变,蒋彦开口问:“怎么又等我,不是叫你先吃吗?”他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今天回来的比前几日都晚,饭菜更是凉透了。宋安锦扭头看了他一眼,指着桌

  • 手撕天道安冷轩

    燕京京华大学,华夏最高等学府,万千学子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学府。而此时,京华大学校门口。“我们不合适,还是分手吧,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一个长相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也属于一个班花级别,尤其是她的身材,让大部分雄性生物看了都会产生一种原始冲动。不过此刻这个双十少女眼中和嘴角的不屑,是那么的明显。这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