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重生守卫幸福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秋雨茶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宋初亭的钢琴演出在寒假的前两天。

盲校期末考试已经结束,同学们正在等成绩。这天,她将其他事都先放在一边,一大早跟着卿梅老师坐车来到琴市大剧院,准备演出。

进去的一路上,卿梅老师跟她讲着这里的风景——

“你的右手边就是海,今天天气很不错,阳光很好,海面上金灿灿的,还有艘渔船——”

“大剧院灵感来自白色钢琴,屋顶像是大型琴键,玻璃窗倒映出很多阳光,小心楼梯。”卿梅扶住她胳膊,小心翼翼带她走进后台。

“谢谢老师。”

听上去好像就很美呢。

宋初亭能想象得到那幅画面,她将头转了转,再次感觉到暖暖的阳光,手掌挡在额头。

已经十多天了,她真的已经慢慢走出来。

这次演出,宋初亭最后和老师一起选定肖邦最经典的夜曲——降E大调夜曲。

这首曲子不是很难,宋初亭很小就弹过,也很喜欢,但是要细节处理好,达到演奏水准是很难的。再加上她现在看不见,也没有练多久,感觉更是和以前完全不同。

不过选这首,比较有把握。

两个人走进后台,宋初亭前两天刚彩排过,不算特别紧张。换好衣服,化完妆后,她安静坐在椅子上等待,手指时不时弹着桌面,寻找手感。

“初亭,来,老师看看——”卿梅笑道。

宋初亭仰起头。

卿梅看着少女妆后的脸,一时呆住。

宋初亭的容貌从来盲校第一天就是出了名的,但是妆后的她,实在太过惊艳美丽—— 面孔精致娇嫩,鼻梁高挺,琥珀色的眼瞳清澈温柔,肌肤雪白。

穿着白纱裙,像是欧洲街头橱窗里的洋娃娃,又像是老电影的文艺画报。

“初亭,你爸妈是不是有一个是外国人啊?”这个问题,卿梅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听到“爸妈”,宋初亭一顿,“不是,我姥姥是,她是白俄人。”

“哦,这样啊。”卿梅笑道。

“我说呢,难怪。”

两人随便聊了一会,有人突然叫走了卿梅老师,“我去一下啊,你别乱动。”

“嗯嗯。”宋初亭也不知道什么事儿,继续想旋律。

只是没想到卿梅这一去,许久都没回来。

很快第一个节目开始了,这次演出是省内极重视的慈善演出,表演有各市残疾人表演团,或者特殊学校学生,听说观众都是各地官员、名人等等,主持人也非常专业。

音乐一响,宋初亭有些紧张了,刚才水喝得有点多,想去下卫生间,可是卿梅仍没有回来。

宋初亭打电话也没人接,又等了会,不得不求助旁边一个女孩。

“哎呀,我们要上场了,就在后台门口右拐,一直走到头就是,要不你自己去吧。我腿不太方便。”

“噢——”宋初亭不知道,歉意说:“不好意思,谢谢。”

她刚才其实也记下了,但是怕出问题。听见旁边脚步声匆匆,时间紧张,她拄着盲杖自己从后台出去。

应该就是这里了…

宋初亭顺利推开后台大门,判断着方向。

没走几步,有个人突然撞了她一下,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宋初亭被这么一撞,有些转方向了。

她试探着往前走几步,好像也不太对,盲杖点到墙,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拿出手机,卿梅还是没接。

她很想找个人问问。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前一后的脚步声,像在上楼梯——

“下次要是再迟到,你就不用来了。”

“对不起啊,老大,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堵车…大队长他没说什么吧?”

“没。”

“这是后门吗?怎么进啊?”

宋初亭很快辨认出两个声音是谁,想到她上次的拒绝失约,心里莫名一紧,不自禁用手理了理头发。

他们好像在上楼梯,咚咚咚的,紧接着,脚步声在她身侧停止了。

“宋小姐?”

男人声音低淡,带些诧异,宋初亭仔细听了下,语气寻常,好像并没有为上次的事生气。

“小妹妹?!”刘文哇了一声,“差点没认出来,你今天是要表演节目吗?好漂亮!”

“谢谢。”

刘文激动说:“不用谢,我们队里发的票,一起跟过来看的,一会加油啊!!”

宋初亭点点头,她握着盲杖,刚想要出声求助,一侧的江慎也刚好开口: “迷路了,想去哪?”

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低下头,轻声:“卫生间。”

“就在前面。”

江慎抓住她肩膀,将小姑娘换了个方向,“走三步就是女厕门口。”

“谢谢。”宋初亭来过卫生间,也记住里面构造,只要找到门口就好了。

“不要一个人乱走,找个人陪你,这边就是楼梯,不危险吗?” 男人声音低低沉沉的,透出斥责,细听下,还有一丝担心。

宋初亭倒没有听出关心来,只觉得他突然很凶,缩了下肩膀,“哦。”

“…对不起叔叔。”

“谢谢。”

*

“初亭,初亭——”

宋初亭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江慎和刘文已经不在了,只听见卿梅的声音,“我的大小姐,你去哪了?这都快上场了。”

“我就上个卫生间。你刚才去哪啦?”

“就是主持人,哎呀,来不及了,等会你就知道了。对啦,一会你表演完先别急着下台。”

“为什么?”

“快快快,来快补下妆。”卿梅没多说,将她一把拉回去。宋初亭走前仔细倾听,他们估计知道有人找自己,彻底离开了。

她只好回去补妆,急匆匆上台。

宋初亭感觉到刺眼的舞台灯光落在自己头顶,微微发烫,那一刻,她想到台下的观众一定都在看向自己。也包括…他。

不知道怎的,她愈发感到紧张,身体极轻微颤抖。

但是她仍按照彩排时分那样,一手拎裙摆,优雅来到台前,微微欠身。旋即走到钢琴边,拉开琴凳,坐下,然后将双手搭在琴键上。

宋初亭轻吐一口气。

随之第一个音符缓缓从指间流淌,琴声温和,优美,熟悉。她身体前倾,慢慢投入,半点不紧张了。

降E大调夜曲op9.no2是肖邦夜曲中最脍炙人口的一曲。也是宋初亭现在最喜欢的一首。

温柔,冲淡,平和,就好像在寂静的夜色下慢慢抚琴,月光温柔,静静地,有一点幽思。

宋初亭无法弹悲伤的曲子,会想到父亲;轻快热闹的曲子无法代入,只有这一首如同温柔的手,慢慢地,抚平了她心上的褶皱,心里宁静。

她弹得很用心,因为喜欢,也格外入情。

舞台下面。

江慎静静听着。他不懂什么音乐,不过这个旋律曾在哪里听过,颇有几分熟悉,只是此刻,三角钢琴琴音纯粹,舞台灯光旖旎变幻,更显得琴声动人,幽澜宁静中一点深思,无比沉醉。

“弹得好好啊。”

身侧的刘文轻声说出他的心里话。

江慎是真的听呆了,倚靠着椅背,稍回神,发现大家脸上也都有沉醉之色。

“怎么会弹得那么好啊,她不是看不见吗?”刘文又叹一句。

一曲终结,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江慎也跟着鼓起掌来。小姑娘从钢琴前起身,再次走到台前鞠躬。

江慎抬眸望去。

舞台白光撒落,少女亭亭玉立。

这好像是第一次,他没再像看个小孩子一样看她。

十七八岁的少女,穿着简单洁净的白色纱裙,斜肩,露出单薄伶仃的肩膀,浓密微卷的长发散在腰间,带有白俄混血气息的小脸上挂着礼貌微笑。

只是在往下走时,因为看不见,而稍稍有些紧张,头不自觉垂下。

不知怎的,江慎看见这一幕,心底颇不是滋味。

——先别急着下台。

那头,宋初亭刚要下台,突然想起卿梅老师的话,她略有些懵,就在这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一只细腻的手搀扶住了她。

紧接着,主持人富有感情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宋初亭,再有一个月就十八岁的她,四个月前因一场不幸的车祸,夺走了她的光明。”

宋初亭一怔,不知道还有这个环节。

钢琴声恰到好处响起,不是她演奏的,而是背景音乐,慢慢的,缓缓的,有着若有似无的忧伤。

“从小梦想着成为钢琴家的她,被命运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她哭泣,她悲伤,她挣扎,她无可奈何。”主持人煽情道:“但是坚强的小初亭并没有被命运打倒,她战胜命运,坚持自我,身体的残缺也无法阻止她追梦的脚步——”

听到这里,宋初亭的脸“唰”得热了。

“身体残缺”几个字被当众提及,如同针一般,狠狠刺进她的心。

“现在,让我们欢迎宋初亭的老师——琴市盲校的卿梅老师,为我们讲一讲可怜盲少女,宋初亭的追梦故事。”

宋初亭攥紧裙摆,好像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她脸色涨红,想逃下舞台,想离开这里,可是主持人紧紧地挽着她,动弹不得。

身后又有脚步声响起,紧接着,卿梅老师熟悉的声音被麦克风放大——

“宋初亭是我带过的、最让我感动一个孩子,初亭失明后曾一度陷入痛苦,非常煎熬,经常会哭泣;但是对于音乐,她从来没有放弃过,每天都练十多个小时的钢琴…”

卿梅说到这里,语气略带哭腔,

“我知道她是在同命运说不,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她通过自身的努力,抗争不幸的命运,回报社会,回报大家!”

随之卿梅老师每说一句话,宋初亭的脸色便惨白一分,嘴唇颤抖着。

“初亭,你真的很伟大!”卿梅突然转过身,抱紧了她,好像有几滴温热的泪水顺着她脖颈滚下。

剩下的话,宋初亭有些听不清楚,她全身僵硬,感到羞辱,身体还在微微发抖,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哀。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她?

她不就很正常地弹了一首钢琴曲么?

怎么还“命运”“不幸”“回报”?

“太感人了。”女主持人声音也哽咽起来,说:“真正的残疾不是身体的残缺,而是心灵的残缺。残缺也可以创造出生命的价值,生命的意义……”

“让我们在此为初亭鼓掌!!”

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衰,一遍又一遍。

宋初亭站在台上,脸色又热又胀,如被火烤,心底却一片寒凉,觉得荒谬可笑,这掌声比刚才她弹琴时热烈得多得多。

他们到底是来看节目的,还是来听故事的?她到底是来弹钢琴的,还是让人同情怜悯的?

此刻,宋初亭觉得自己简直像个跳梁小丑。就在刚才,她还觉得自己表现很不错,穿着优雅的礼服,就像一个真正的钢琴师一样。

可是在这些人眼中呢?

可能根本就是“可怜”“盲姑娘”“不幸”吧。

宋初亭咬紧唇,不发一眼,甚至在主持人轻声说“表示一下”时也没有理会,只站在那里,勉强维持着优雅的站姿,以及脸上面具般的微笑。

那是她最后的一丁点自尊了。

延伸阅读

米兰洗衣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6k7p.shtml
意大利米兰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洗涤连锁加盟、洗涤用品配发配送、化工、电气为一体的西南

原油招商深油所前海油代理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g22x.shtml
1)前海油是国内外报价,目前来说国内现货原油完各省市际报价的只有前海油2)前海油的切

银唯美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dlml.shtml
银唯美:海丰银唯美饰品有限公司自有品牌。原为一家多年来从事银饰品生产的个体生产厂家于

黄金果茶油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b0ee.shtml
黄金果茶油加盟详情新余黄金果绿色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种植、生产、销售茶籽系列木

海文薄膜开关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gkkl.shtml
薄膜开关

巴朗雪冰淇淋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s12p.shtml
巴朗雪冰淇淋,源自意大利,传承欧式冰淇淋崇尚天然、注重新鲜、健康的制作传统,以的产品

卫宁净水器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9vr.shtml
上海卫宁净水设备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上海卫宁净水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以台湾

宝亨达首饰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6wmx.shtml
加盟为一体的营销体系。根据公司第5个“五年规划”,确定了品牌连锁加盟的市场开拓战略,

恒阳特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pj35.shtml
恒阳特地暖随着经济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健康、自然、时尚的定义也越来越高。为

魔族动漫加盟  http://www.xaimedia.com/dhut.shtml
徐州魔族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江苏省徐州市,徐州魔族动漫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动漫周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转生魔王幻想录之天河秦家(3)

    秦明继续回忆自己脑海中关于武道境界的划分,说实话御气境九重已经是大部分地方封地贵族的点了。据说青云州郡守家族司叶氏家族的老祖叶明修就是御气九重巅峰的修为,为了冲击明道境常年处于闭关状态,有人说他已经触及到了明道境的门槛。所谓明道境就是已经摸到了天地大道的门槛,初步接触了如何利用这方天地的力量。明道七

  • 绝色红妆:仙妃太撩人在线阅读第5节

    “方姐,别耽误时间了。”秦浩见方子没人接,眉头一皱,扭过头来却发现自己递方子的对象并非方穆林,而是姗姗来迟的妇产科主任——杨颖。阳光下,二十七八岁的杨颖皮肤白嫩,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只是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细长的柳眉被她画上了深紫色,暗色的眼影下,被长睫毛盖着的褐色双眼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

  • 当黑子成为审神者第七章

    第7章可以把塔尔塔罗斯监狱里面凶残的罪犯困住一辈子的抑制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就算是欧尔麦特想要用个性破坏这个抑制器也要费点力气。这个抑制器不仅可以抑制个性的使用,还可以隔绝个性攻击,可深泽光竟然就这么用个性将这个抑制器用个性变成了花朵。黑雾完全没有看清深泽光是怎么将抑制器解决掉的,他非常确定,在自己

  • 逆世道仙第3章在线阅读

    陈老也只是淡淡的点头,现在的年轻人有点小秘密很正常,老头子就不用什么刨根问底,于是问道:“小陆,今晚就住这里吧,哦,还有你吃过晚餐了吗?”“好嘞,额?刚出动车站就与大小姐千里来相会,都忘记吃晚饭了,现在还真饿了!”陆凡摸了摸肚子说道,现在晚上十点多了,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听到这话,陈雨萱嘟着嘴说道

  • 网游秦汉之帝皇至尊在线阅读第五章

    “陛下,不若借此机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就在这时,贾诩突然出声道。“嘶!”其它人都倒吸口凉气,此计实在是毒啊,看向贾诩的脸都变了。看着众人看自己的目光,贾诩面色平淡,丝毫不为所动。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让朝中大臣疏远他。贾诩明白自己执掌锦衣卫,权利很大,如果在和其它大臣关系密切,很容易引来

  • 神武霸刀第9章在线阅读

    网球如同闪电般落在了林王的脚边,将地面上的灰尘都是溅了起来。发球很快,但林王的球拍比它还要快。一道球拍残影闪过,精准的命中网球,随后伴随着林王大力的甩拍,网球化作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砸在了真田的身后。“不动如山。”骤然间……一股如同大山般沉稳的气势自真田的体内爆涌而出,随之那精悍的身影飞速的出现在了网球

  • 神雕侠侣之霸世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段日子陆椴一直带着沈浮安在身边,平日里教他写字,顺便搂搂蹭蹭。在他刻意的引导下,沈浮安不像最初的少言寡语,渐渐话也说的顺了,只是平日里也只对着陆椴亲近。清商见陆椴对沈浮安真好,渐渐也放下了心。转眼到了狩猎之日,沈浮安早早的把东西准备好,到了时辰去喊陆椴起床洗漱。陆椴睡得迷迷糊糊,搂住腰将沈浮安压在

  • 大风纪第3章在线阅读

    不过很快,这份惊讶就被他隐藏了起来。“一派胡言!”孙玉成冷哼道。“孙医生,说句实话,我才是林总请来的正牌医生,你不过是林大小姐的同学而已,本来你是没有资格的,不过既然你来了,那不如这样,我们一起救治老太太吧。”李作乐叹了口气,自己在深山里习惯了,平日相处的都是淳朴的山民,却没想到都市里的人心竟然如此

  • 都市之神级创作家第一章

    桃花村位于华夏黄河的北方,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子,与大多数华夏农村一样,村里面剩下的都是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这会儿天刚渐暗,正是家家户户做饭的时候。红日西坠,朝霞满天,炊烟袅袅,杨柳依依,偶有两个垂髻小童嬉笑着跑过,这绝对是古代诗人笔下的乡村美景图,世外桃源!然而,一百个人的眼中有一百个哈雷姆特,九天眼

  • 云影江湖在线阅读第五节

    扳手一双虎眼死死地盯着细女的一举一动,随时应对任何的突发事件,毕竟在他的身后是秦天,如果他稍有不慎就会导致身后的男人没命,所以,他绝不能后退。“扳手,你确实忠心啊,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保护工长。”细女一边踱步,一边戏谑地对扳手说道。走到空姐身边,将其手上的手枪拿过来,枪口对准扳手身后的秦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