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完美老爸之全能天王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爆红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

焰云殿阔大而深广,若在外头看,木炭色的角檐巍峨嶙峋,庄严凛肃;站在殿里,竟比外面还要广,抬头望望殿顶,就像一直耸入云霄似的。

殿两旁矗着数根口含金珠的盘龙大柱,中间殿台上有个琥珀石雕刻的宝座,褐碑为屏,碑身上灵兽图腾古远森森。

此刻宝座背对着众人,上面坐着个冷峻清削的男子。着一袭漆黑锦袍镶边,宽大的袍摆迤逦,镶着血红的蛇纹刺绣边,迷也惑也的。墨发如丝缎般轻插一枚玉簪,即便未见他转身,散发出的气宇亦令人不怒自威。

自师祖出征已好几个月了,这灵力,只怕又不可同日而语。

众长老按照各自的五行属系分块站好,伏地叩首道:“恭祝师祖凯旋归来,吾等心之受慰矣!”

“滕~”男子指尖拨动的琴弦沉闷一响,缓缓的颤了轻颤,继而便停在某个音弦上摁压下去。

一股淡黑的气雾从琴体中渺渺荡开。

这把无名古琴师祖随身携带,但竟无从晓得它是何时出现在师祖身畔,就好像自然而然出现了似的。

刚才登青凰山的玉石长阶上,那一缕缕暗压下来的黑青云气,就是从师祖周身散出的。若有似无,绕踪索魂似的,辰月仙都众长老都对这股气畏惧三分,无敢妄论。

今日也甚是奇怪,往常师祖抚琴,依着不同心境,要么空宁,要么郁郁焦灼,今日说阴鸷吧,确实好像,但又隐匿着几分沉忍的意味。

一时不知所以,纷纷兜着袖子缄口。

要说起人的气场,每个人其实都有。只是随着修为境界的不同,有些人气淡,有些人气沉。但修仙界气场皆为清澄,这种诡异黑青的云气……似乎……只有魔域那边可见。

罢,不可说,不可说也。

师祖是自那场乌崖山除魔之战中抱回的遗孤。

两千余年前,北洲忽闻有结界破口,魔道黑气涌涌,幅员千里人畜动荡难安。彼时任天清宗宗主的李煦领战尊之位,率宗门万名将士出战。

战争持续了十多个月,以至于决意随夫出征的宗主夫人秦月,都在打战的过程中分娩了。他们夫妻甚恩爱,曾是当年年轻一辈的佳话。

最后一场除魔之战是在乌崖山,在那一场战役中,天清宗将士不知为何竟通通遭遇魔障反噬,上万将士都着了心魔而自相残杀。李煦与魔君幻化之身单打独斗,还要守护在旁的妻儿,四面劲敌,乌崖山坳一片血祭。

英华仙长率众仙府子弟前来支援,奈何结界迟迟难破,最后只得只身前往相助。

但已经晚了一步,李煦与夫人秦月为制魔君,夫妻皆已陷囫囵,英华仙长赶到之时,只来得及接住他抛过来的襁褓小儿,然后留下一句:“小儿珍贵,望请华叔代为抚育!”便与魔君同归于尽了。

及至援军赶到后,夫妻神魂已然殒灭,遍地横尸之中,只看到英华仙长抱着婴孩倒在一边,嘴角噗噜地喷血。

剩下的唯一一脉丹凤一族,就是他手中的这个襁褓。

英华仙长在此次的战役中,也因为救遗孤而受到魔气之噬,元气、筋骨受损,修为自此停留在分神期难能再超越。大乘升天,大概是无缘了。

而此大德大义,也使得他成为了修仙界最受敬重的尊者,每个人提起英华仙长,无不心悦诚服,恭敬桑梓。

李讫就是那个襁褓中的遗孤。“讫”,亦为战尊李煦用最后一丝真气在地上所写。

早先并未发现有何不同,自他少童开始,左眼却逐渐衍变为紫色,且常有黑青云气,十分淡薄的盘索在他四周。修仙界自从铸休魂灭之后,万年来也没出现过这种怪事。

但若说这股气有异吧,又并非。毕竟李讫乃是轩辕丹凤一族的正根正脉,若为魔祟,每年六月祭剑的十滴心血早把他吞噬了。

而且随着岁月增长,李讫的修为悟性极高,修的全是正道。三百岁起便突飞猛进,及至今日早已不可轻易估量。

英华仙长与百慈夫人俩夫妻照拂他**,他们都没说什么,众人多想干啥?

终究这青凰山涌之不尽的灵气,还须得仰仗他轩辕的镇派神剑。

*

鬓角墨发垂下遮了眼帘,李讫散漫地抚着琴弦,神念略略一扫,启口:“我不在,你们过得甚安逸。近日可有发生什么?”

虽未回头,亦可听出嘴角似噙着冷弧。跟着琴弦“咚”一响,听得人心惧。

一席话说得众位耳根发烫,确实自师祖出征后大家仿佛翻身农奴、容光焕发,就连素日瘦骨嶙峋的炼丹道君,脸腮也长了一点儿肉。

一时个个互相对望着,你戳我我睨你。

璧毓谷谷主裴承忠站出列,拱手一揖:“不敢不敢,师祖虽然不在,吾辈一刻也不敢轻心!就譬如璧毓谷而言,这数月以来,我废寝忘食,孜孜不倦,铁杵磨针,终于攻克出了河石炼金秘法。假以他日加以应用,必又可为仙都库府更添灵石。但虽则吾辈辛苦,比不上师祖的风尘仆仆也。”

每次就他璧毓谷的会邀功。

对面土系的葵花派掌门郑闾站出来,咬了咬牙:“说到这个灵石,老夫倒要禀奏一事。仙都一再明令禁止买卖修为,这是众所周知的,平素师祖在时,有些人私下偷偷摸摸就算,自师祖不在这些时日,兜售修为的买卖竟俨然端到了台面上,这是小觑仙都律例,还是存心挑衅师祖的颜面?”

郑掌门边说边两眼盯着裴承忠,裴承忠被看得不自在。他是有私下买过,又怎么了,两千年前开始他就没再为自己买了,都是给珠珠儿他闺女买的,尽被这老道捕去风声。

葵花派属土系,也是有几分炼石炼宝功夫的,当年有过风光时候。自从裴承忠飞升上来,璧毓谷里炼的金石宝玉又美又纯,至此就没他郑闾什么事儿,葵花派一向心怀嫉妒,日常拆台。

裴承忠于是兜了兜袖子,亦道:“郑掌门何必语带双关,我的修为来路光明,若是疑我,自可叫师祖明察!云霄峰上的圣土不得私挖,违者逐出仙门,我倒是听说,郑掌门趁师祖出征北洲,遣门下弟子去挖了几车。炼不了质纯宝物不打紧,这走偏门捷径,难道是正派所为?”

云霄峰乃青凰山最高的峰顶,数万年前的首节太阿剑便封印于此,峰顶灵源汩汩,一花一草皆饱含灵气,周围的圣土是不允许乱动的。

“这……你,你……”郑闾两撇胡子抽抽,一下子跳起来:“裴谷主好一张巧嘴利舌,你敢说你这次炼出的灵石上报五千,剩下的三千藏哪儿了?只怕是那朱雀街三巷里的山灵修打包出城了吧?”

辰月仙都灵源旺盛、商贾繁荣、机遇遍地,吸引了不少投机倒把的各界修士,挤进来沐浴仙灵、混一口粮。

有些本就不是一心修行的家伙又或者穷道士,暗中黑-市把修为一传,换几百几千灵石的,便又可逍遥自在好一段日子。还有人急功近利,比如用一些短时间提升修为的猛-药,增一把修为之后卖掉,所以越纯的修为越昂贵。

山灵修是涂灵界的族类,涂灵界的修为是被魔域都看不上的,其间不乏魅族。早就听说裴谷主炼出来的灵石,交七分,私藏三分,而且修为来路蹊跷,不料竟然连山灵修的修为都买。

还有葵花派偷挖圣土之事,也实在卑鄙。龌龊。无耻!

半斤八两,有胆再爆点儿料啊,来啊。

一时间焰云殿内嗡嗡议论声四起。

听得李讫耳噪,琴弦随着指尖的摁压发颤。

山灵修,脑海里冒出那日樱花漫天中,女子被琴弦划破的鲜嫩手臂。溢下来一滴殷红血珠,溅落在轻薄的绢袖,如同何时白帕上晕开的初红。

蓦地一股金色火流又从心口窜起,汹涌入喉颈,便沉冷道:“够了。是非我自会去查,既有这般争论的力气,何嫌夙丘之上的灰雪扫不完?谁再哔叨,我派人送他去!”

夙丘之上,灰雪皑皑。

日月沧沧,何念终兮?

那夙丘之上的雪,传说是万年以前铸休在得知心上人被众长老所弑之后,元神魔化为剑,震入地壳,而焦灼出的灰雪,雪花如烟浆,片片浓厚,终年下不完,扫过来又覆盖上去。

只有犯了大错的人,才会被惩罚去那个无日无夜的地方扫雪,一边扫一边日渐枯槁咳嗽。

铸休亦是这群人不太爱提起的名讳。

果然大家一下子闷声安静下来了:“请师祖明鉴!”

李讫狭长眼眸似有轻蔑,扯了扯唇角,捺下心口火流的冲涌,从他的琥珀石宝座后调转过来。

一幕黑袍掠过,然后众长老便看到了他的模样。

只见那极美极清的脸庞上,额头破伤,左脸的青龙纹亦有两道划痕。微抿薄唇,即便容色苍白,周身气焰也叫人不敢直视。

吓得个个连忙匍匐在地,原来师祖回来多日闭门不见,是因为这个。

不禁问道:“早听除魔军首将传来飞信,只倒师祖北洲归来,一路顺遂。竟不知师祖受了伤,吾等不胜惶恐!”

李讫淡道:“我是挂了伤,睡了几日,可不是在战场。”

放在膝上的古琴断开了几根琴弦,那弦端如贪婪丝线般触碰到他的手,似乎要刺入他的皮肤汲取。

李讫半俯身躯,抚了下琴身道:“伤本宗脸者可恕,伤我琴者必惩,那日赏花节在樱花坳的罪魁祸首,我要两日之内将她撵出来。”

延伸阅读

位面抽奖不要,不要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uzi7.shtml
我叫李潮生,李白的李,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潮生。我今年已经十六岁了,是一

此生棠棣开荼靡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b4f.shtml
盛夏天气,烈日高悬,整个林西县仿佛是一座蒸笼。林西县极大,容纳人口数千万,而掌控整个

三国之纵横四海之日常碰瓷(2)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y5ba.shtml
那表情,那语气,就连奥斯卡都欠她一个小金人。少年上下打量着林星辰,只见来人看起来年纪

明月醉清风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gntw.shtml
而欧洲各大银行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达成协议联合抵制阿米巴巴,展开金融大战,甚至波及到

桃花红欲然之第二个(9)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2n5.shtml
顺着手电筒看过去,陈鑫爸和另外一个中年人,脸色更加凝重。三婆看向我的目光,略带一丝责

[沙海邪簇]白发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nk9r.shtml
冷静下来的封寒盘坐在地上想了一宿,也没想明白这好端端的为何师傅要逐他出师门,难道是他

无限之天书救赎测评任务(二)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gvde.shtml
因为无法离开,易欣只能努力让易骋不要喜欢许筱筱,并且早日结婚生子,于是她的画风就变了

尊称火山之正邪修(5)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d3ac.shtml
古往今来,正邪之争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修仙世界里,夺天之气运者为正道,噬他人气运者

吝啬大佬的真香打脸日常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p0xy.shtml
吃完饭,徐石硬拉着徐岩就去了角斗场。在他们的盛情邀请下,辰星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角斗

一世太平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depressionkiller.cn/a9b2.shtml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在杀人案上,每个嫌疑人都巴不得用一切方法洗清自己的嫌疑,像这种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乩白蛇传说同人小说之三界宠妻第一人在线阅读第六章

    飓风犀牛离萨德越来越近,周围席卷起一片落叶与尘埃,眼看就要把萨德的树给撞倒了。萨德在狂风中牢牢地抓住树枝,“我当初就不该爬到这颗树上来,就不该走进这危险的林地,就不该去摸那根该死的避雷针……”就在萨德潸然泪下,以为自己生命就要终结的时候。古树之下,陡然有人爆发出银白色的斗气,至刚的斗气席卷着手中暗红

  • 侯门美人谋第一章

    何一间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又有校花和他告白了,可他却一心只想扑街。作为一个皮相好,长得高,各方面都是男神高配的情场高手,这波浪子回头的反转,本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身上。学校一共有两个很有名的校花,上辈子,校花A跟何一间表白了,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何一间不但没有和校花A在一起,而且还惹了一身的麻烦

  • 生逢其时三部曲在线阅读第八节

    “啊,士道士道,那是什么?”十香趴在展示台的玻璃上,样子好不滑稽。“给,十香。”士道将手中的黄粉面包递过去。“给我吗?”“嗯!”“好哦!啊唔。”“对了十香,问你件事。”士道说道。“什么啊?”十香疑惑道。“你啊,能不能做我女朋友啊?虽然有点唐突。”士道问道。“女朋友是什么啊?”十香呆萌呆萌的,你酱紫你

  • 幸得余生一鹿有你能活活咬死他

    “注意你的语气!”白羽从车上下来,淡淡对楚巧巧再次发出威胁。“哼!”楚巧巧心中小宇宙已经被压制的成了各种形状。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被白羽这个废物给压制的反抗不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白羽嘴角噙着坏笑,迈步跟上前方的秦明月走入了公司一层大厅。“秦总好!”一走入公司大楼,迎面公司职员都十分恭敬

  • 将军家有个女魔头在线阅读第二节

    风薪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面色不是很好看,为了不让火恽看出端倪,风薪故作惊愕道:“功法?什么功法?我怎么没听说过我风家有功法?”“风薪,身为丰都人,我们应该团结一致,有好东西就要分享,你就没必要跟我们装了,要是没有的话,我们今天这么大阵仗,难道是来陪你聊天的?”火恽讥笑道。“那可真说不定,你火恽做事从

  • 唐少,你老婆要离婚第三章

    那天之后,尽管枕落给了枕朝墨一个月的臭脸色,还是没有能阻止枕朝墨每晚抱着他*睡,每次带着他进行议事厅日常。而最近各大偏峰的掌门实在是有些惆怅,一点也不想在议事厅里面呆上一分钟,特别是在自家掌门父子都在的时候。“团团!”枕朝墨弯着腰走在枕落后面,看着枕落迈着软软的小步子就要往前面栽吓得赶紧用双手抱起自

  • 冰雪的梦幻之旅第四章

    我竟没想到,这个仙吏看着稳重,竟是个话唠,一直等到我们走到了琅葩苑,他还在滔滔不绝,听得我两眼发直,对于天庭那么多的神仙部门产生了严重的敬畏之心,以至于后来我很长时间都没出过琅葩苑。不过,我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比如说,其实天上神仙不少,许多都是封神之时上了榜的,问题是,这些里头,肉身封神的那些,多半

  • 就想谈个恋爱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只小怪物拿着木棒正在小道上欢快地行走,嗜血的双眼四处扫荡,一旦发现猎物立即就会扑上去用木棒敲死。几天来它们的部落在这个地方捕捉了大批猎物,这些猎物只知道逃跑,不会攻击,最是好杀。忽然前面人影一闪,一只猎物从小道上跑过,径直躲到一处“灌木丛”中,小怪物双眼发亮,哇哇大叫朝猎物追去。王强躲在绿化带里,

  • 皇祭在线阅读第九节

    而整个小火车里英语最差最苦逼的就是黄绍,他可以说是非常忙碌了,点了点到自己的时候是第几道题,转头到处去问别人第五题选什么呀,为什么选这个呀。好不容易终于讨来了一个答案,第三个同学不争气,答不出来,老师就说:“下一个,还是这道题。”黄绍:“……”又开始满世界找第四题的答案。等轮到他了,老师笑眯眯问:“

  • 天价宠溺,最爱第1章在线阅读

    有人说穿越必得好命。亏得苏凉没那么想。便是他那样想了,后来也会发现,那是他想太多。苏凉伸手,把浸泡在药地里的粗布裤腿再往上卷了卷,然后才直起腰,再把背上的箩筐使劲往肩上托了托。只是这一动作,原本就短了一寸的竖褐更往上缩了几分,露出了他本就纤细的侧腰。田埂上正巧路过三五个隔壁庄的人,那□□的眼神一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