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请善待非酋好吗[综]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醉墨休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程亦扬接到医院电话时是夜里三点多,他顾不得洗漱,随手套了件衣服就往车库走。

父亲又一次送进了急救室,他感觉到很无力,也很脆弱,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着手术室里亮着的红灯,默默在心里祈祷,希望父亲这次能安然度过。

还没有任何准备天就亮了,席双璟一进公司就得知了程亦扬没有上班的消息,从老陈那里得知是程锋身体出了问题,便匆匆赶往医院。

席双璟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做完手术的程锋在重症病房昏迷着,他问了一圈,终于在主任办公室找到了程亦扬。

半夜临时被叫醒的程亦扬,外套里面还穿着睡衣,眼睛下是浓重的黑眼圈,显得格外憔悴,他听着医生如同死刑一般的宣判,感到格外累。

席双璟走进来,双手握在程亦扬的肩头,默默给他支持。

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程亦扬一直沉默着,他透过玻璃看着病房内的父亲,忍不住流出眼泪。

席双璟心疼地搂住他,轻拍他的背,安抚他。

“医生说,我爸可能等不了多久了,现在就是用机器维持生命,随时有可能走。”

程亦扬的声音有点哑,席双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怀里的人好受一点,干脆也不说话,只是抱紧他,希望能给他一些温暖。

席双璟并没有在医院待多久,程锋的身体状况不是秘密,昨晚突发状况,现在一定有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如果他不回去稳住局面,王振东那些人很可能再次发难。

好在大多数人都不傻,选择谁有前途很明显,而脑子不好的人,也是时候踢出局了。

席双璟想到了那些照片,既然有人想试探他,那干脆将计就计,逼他们狗急跳墙。

程锋终究是没抗住,手术后的第三个夜晚,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程亦扬和席双璟都陪在他身边,静静地看他失去生命特征。

从这天起,程亦扬失去了最亲的家人,但比他想象中好的是,起码还有另一个爱的人陪在身边。

程锋的葬礼很简单,并没有邀请很多人来参加,程亦扬不喜欢那些老家伙来惹爸爸不快,最终也只有他和席双璟,以及一些真正的好朋友送别。

失去父亲的第一周,程亦扬并没有明显的伤心,他还能继续在公司工作,和又开始兴风作浪的王振东打嘴仗,只是他下班的时间越发晚,甚至有一次陈昌杰早上来上班,看到程亦扬睡在了办公室里。

席双璟知道程亦扬只是在强撑,他内心也很着急,终于有一次在程亦扬拒绝吃晚饭时和他起了争执。

“扬扬,今晚不许加班,跟我回家去。”此时的席双璟很严肃,如果程亦扬不同意他就要强行带走他。

“……”程亦扬不说话,他知道席双璟是为他好,可是他非常排斥那个冷冰冰的房子,不想在里面待着。

席双璟见来硬的不行,只好放软语气,拉着程亦扬的手,

“我最近加班也很累了,今晚想早点睡,你送我回去,可以吗?”

程亦扬犹豫了,好半晌,他才小声说:

“我今晚能住你那儿吗?我不想回自己家。”

席双璟点点头,终于放下心,帮程亦扬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

晚上,席双璟铺好客房的床,打开室内空调和加湿器,还准备了一些安神助眠的熏香,让程亦扬有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等程亦扬躺下,他坐在床边默默地守了一会儿,才放轻脚步离开。

程亦扬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小时候,一段他很久没有想起,却一直深深深地印刻在记忆中的往事。

初一的程亦扬,对初三的席双璟不屑一顾,老师喜欢的优秀学生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初一和初三位于U字型教学楼同一层的两侧,中间距离并不远,程亦扬经常会看到席双璟捧着作业本从对面经过,对面教室里有什么动静他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席同学,你这次又考了第一名,可以传授下经验吗?”

“班长,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

“席同学,你……”

程亦扬无数次被迫听到席双璟的名字,久而久之,也会不自觉地关注起他来。

席双璟很喜欢笑,程亦扬每次见他都能看到那张笑脸;席双璟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程亦扬经常见到他和不同的人一起吃饭打球;席双璟还是老师的香饽饽,每次家长会都要被用来当做榜样说给家长们听。

就连程锋也在某次家长会后问他:“席双璟你认识吗,听说他学习很好,要不要爸爸请他来给你补习?”

程亦扬是个叛逆的性子,他把对他越关注,他就越想对着干,于是当即拒绝,

“我不要席双璟帮我,我很讨厌他。”

这句话当时说起来很爽,如果没有被刚巧路过的席双璟听到就更好了。

程锋很忙,为了给程亦扬开一次家长会,他需要挪出很多时间,程亦扬初三的时候,领锋出了件大事。

当时一位副总挪用公款*博,被公司发现后跑路了,程锋当即报了警,那位副总避无可避,竟然把注意打在了程亦扬的身上。

所有人都知道,程锋妻子早逝,对独生子程亦扬格外疼爱,如果绑架了程亦扬,那会不会有一条生路?

人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是很可怕的,程亦扬一直是住校的,但周五晚上他会回家。

今天是高二年级学测的日子,他们终于能从每日高强度的学习中抽出一个周末休息。程亦扬离开学校的时候,高二年级的住校生也正往校外走,准备回家。

席双璟不回家,他要去打工,为自己攒学费,他越来越觉得父母不会出钱让他继续读大学,即使自己的成绩这么好,即使家里并不缺钱。

今晚时间有点晚,回学校之后先对了答案,应该能全A过,算完成绩出校门已经天黑了,他骑着自行车走在路上,这个方向人比较少,只有三三两两结伴回家的学生,最前面还有一个初中的学弟,一个人孤零零的,显得很单薄。

席双璟骑得近了,认出来这是初三的程亦扬,很张扬很会惹事,但成绩还不错。他知道程亦扬家里条件很好,从那次无意中看到他上的车就知道了,不过与他无关。

席双璟缓缓蹬着脚踏板,迎着习习晚风,掠过一个个树影,猛然间,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车上的后视镜里,那个刚刚被他超过的学弟,突然看不到了。

他回过头,这条路上并没有岔道,后面的人还离得很远,应该也没有人看到程亦扬去了哪里,只有马路上零星地停着几辆车。

身边一辆面包车驶过,席双璟似有所感地朝飞逝的车窗里看了一眼。

全封闭的黑色贴纸,外面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子。

席双璟感觉身上的血液都要凝固了,他有强烈的预感,似乎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面包车行驶并不快,这条路虽然人很少,但路边堆满了车辆,似乎是被当作了免费的公用停车场,还有些电动车横七竖八地摆放着,给面包车行驶增加了难度,席双璟内心不断纠结着,最终还是放心不下,悄悄跟了上去。

他不敢让面包车发现,又怕跟丢,一路走得很艰难,只是还好并没有开多远,拐了几个弯后,车停在了一家废品站门口。

席双璟见过这家废品站,从外面看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集装箱仓库,其他地方藏不了人。他把车子放在路边,喘了口气,拿起手机报了警,然后自己猫着身子偷偷朝里观望。

面包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同时把车里的程亦扬拽出来,程亦扬的脸上被套了黑布,席双璟看不出他有没有受伤。那两人把程亦扬关进集装箱里,就重新上了面包车开走了。

席双璟看到那两人走了,便小心地进了废品站,他正在观察上的锁是否能通过某种方式打开,就听到身后想起的脚步声。

糟了!这里还有其他人!

席双璟连回身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后面的人用蛮力制住,然后打开了集装箱上的锁,把他扔了进去。

“怎么回事?拉个人都干不好,还被发现了,没用的东西。赶紧过来把人送走,换地方。”

那人似乎在打电话,通话对象应该就是刚才那两人。

席双璟无比后悔,刚才应该在门外等警察过来,为什么要冒险进来看看程亦扬的状况,现在好了,两个人都玩完。

很快地,那两人重新回来,将程亦扬和席双璟又拽回车上,席双璟发现程亦扬并没有反抗的行为,很大可能是被弄昏迷了。过了很久,车停在了一处陌生的地方,席双璟看不清道路,只知道自己和程亦扬应该又被扔到了一起,绑匪将自己的手臂绑起来,堵住了嘴,身上的物品也被搜刮干净了。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程亦扬终于有了反应,他夹紧双腿,埋下头,用膝盖缓缓用力,摘下了头上的黑布,看到席双璟的一瞬间,他显得很惊讶。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当下的状况,低下头,席双璟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担忧和害怕。

席双璟的心里同样十分惊慌,但看到程亦扬的脸,还是轻轻松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打,这么白净的小脸,挨一下一定很痛。

延伸阅读

明亮珠宝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swwo.shtml
明亮珠宝,带您走进五彩斑斓的宝石世界。。。。。。“梦粒儿”饰品,演绎并传承着梦幻般童

香菲尔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n916.shtml
香菲尔服装位于深圳南山区世纪广场,经销批发的连衣裙、招收代理、一件代发、欧美重量级时

周莱福珠宝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swk3.shtml
周莱福珠宝隶属于香港周莱福珠宝(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直属品牌,品牌自成立起就瞄准国际时

宝贝玛丽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p2xd.shtml
时尚女装由香港着名设计师Juge先生始创于2003年,并以太太Mary的名字命名该品

贝之妮服饰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po2t.shtml
上海贝之妮纺织服饰是一家多年专注于服饰行业的企业,公司秉承追求卓越,携手共赢的理念,

富米家纺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s58k.shtml
富米家纺加盟_公司简介上海娇梦床上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较早从事品牌家

全亚化妆品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x68e.shtml
全亚化妆品是一有集研究、开发、生产、销售和商贸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目前,公司已走

山姆莱萌英语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bcu0.shtml
山姆莱萌国际英语总部位于杭州,自创办以来,凭借创新的加盟模式,优秀的教学质量、完备的

科索思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ajf9.shtml
科索思照明将“打造各地创新LED照明品牌”作为发展目标,积很发展代理商制度,实现打造

保罗骑士皮鞋加盟  http://www.larryjostillustration.com/s2a3.shtml
保罗骑士鞋业有限公司由日泰集团总裁金哲新先生创建,是一家集科技、开发、销售及服务的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错负在线阅读有酒折仙不羡仙

    “青姬姑娘,太子到。”房间内的人并未回答,可小雅却顿觉空气骤冷。这引太子上楼的人是新来的么?她怎的不知太子平时并没什么忌讳,可唯一听不得的……便是楼中之人唤姑娘为“青姬”。小雅这样想着,便听到门外“噗通”跪在地上的声音:“太、太子殿下……我不是……我……”“好了,下去吧。”原本打算休息的沈碧坐起身淡

  • 我被子孙解开了封印第2章在线阅读

    “叮,尊敬的宿主,最强天师系统为您服务!”随着龙云的声音,一道男女混合的机械声响了起来。“最强天师系统,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你为什么选择我?你又是什么人制造的?”龙云本来忐忑的心情瞬间被引爆了,对着系统询问了一大堆问题,然后再次忐忑的等待着系统的回答。“叮,宿主不用说话,可以用意识对系统下达指令。

  • 师尊为何要这样在线阅读第5章

    “果然还是天台最好了,委员长大人最好了”在并盛中学,有两个地方是绝对安静和空旷的,一个是委员长室,还有一个就是天台。因为云雀恭弥的存在大部分人都不敢来天台,每次齐木祈只要上了天台,基本就没有惊讶、惊艳、梦幻的视线了。和过去只接收过恐惧、怨恨视线的她相比,现在这算什么,甜蜜的负担?太甜蜜了,每天鸡皮疙

  • 超级疯狂透视在线阅读第3节

    见状,朱洪极速后退,不敢单独与赤炼玄蛇争斗。赤炼玄蛇两次受到挑衅,不禁大怒,紧随跟来。众人看见赤炼玄蛇朝着这边窜来,纷纷大惊着后退,生怕殃及池鱼。有的却是离开了。“雷伊,还不来。”朱洪吼道。“哼,朱洪,我如何行动你还管不着。”闻言,雷伊说道。紧接着,雷伊抽出剑来,起身飞起,一剑斩向赤炼玄蛇。“风雷剑

  • 夜影处刑人之第五章

    “蓝湛!”魏无羡下意识的抱紧了眼前人。闻到了他的味道,听到了他的声音,魏无羡缓和了许多。“你唤我回来了?”魏无羡问道,他记得并没有听见清心铃的声音。共情时,当遇到强烈的情感共鸣,容易被反噬甚至夺舍,所以需要一旁的监督者在情绪波动最大的时候给予信号,让共情人回到现实。但蓝忘机却摇摇头。刚看到魏无羡一直

  • 都市:打个电话给过去黎灯

    这不比刚开局的时候,如果在这摔死,意味前面30分钟的努力全部浪费,他会回到一开始降临的那个小山坡上,然后不得不把所有的路重新跑一遍。直播时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是顺顺利利、举重若轻,谁知道练习时熊人在这上面花费了多少时间。在《道火》这个位面中,死亡不代表一切的终结,在每一片大陆上,都分布着若干个重生点。开

  • 九界莲歌在线阅读第5章

    “麻烦你们让一下空间…让一让!”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人群中心传来。林云阳缓步来到了人群里,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心空旷处昏倒在地,口冒鲜血的老人。一位短发的少女,用她那纤细的玉臂将老人抱起,颤抖的小手从药瓶里拿出几颗药,想要让老人吃下,不过老人口中小血一直往外流根本无法吞服下,尝试多次之后只能将老人的上身托

  • 花照月在线阅读第7章

    “洛公子,除了911,您都可以搜,这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保镖将千枫浩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洛君天,他们已经做出了让步,洛君天也不好再得寸进尺。洛家虽然在S市有权有势,但是他们比起雷氏,还是差了一截的。洛君天知道今日雷泽恺来到了王朝,现在看来雷泽恺住的应该就是911了。“替君天谢过千特助的理

  • 玄幻:开局成为大反派第3章在线阅读

    叶寒穿上外套,然后走出房门,步行去学校,他的房子离学校很近,走十分钟就能到学校。现在正是学生下课的时候,他一路上能见到许多金陵大学的学生,他们到附近小吃店吃饭。有学生看到叶寒,热情的打招呼:“会长好!”“你们好。”叶寒笑了笑。“叮,检测到宿主处于被关注的状态,暂时不加低调值。”大脑一凉,系统冰凉的声

  • 异世之山水小调狂奔的青牛

    冷风拂过杨羽封的脸庞,他隐藏在暗中暗暗等待着,捕猎需要的就是耐心,当初自己通过整整半年的探索才逐渐掌握了这些情况。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远处突然传出一声震耳的牛叫声,这可是头好猎物,一头牛当初自己可以吃十几天,不过自己就杀过一头牛。这头牛疯狂地跑着,一路扬起无数的风沙落叶,久久不能平息,打破了这一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