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创天神纪在线阅读有的事天生就会

作者:妙笔生莲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冷~

两手恨不得**肋骨的缩成一团,这睡衣一点也不保暖,再次怨恨没有被子和大衣......幽怨过后,我还是十分小心又惊恐万分地站了起来,边走边看哪里有人家,准确的说是有外套可以顺手牵羊,虽然不清楚自己身处的时代,可即便手足无措,也只能往前走,毕竟再呆原地只有死亡。

由于没有穿鞋,脚被凹凸不平的地面咯得疼死了,罪恶感慢慢滋生,看来不止要偷......

大概走了几个小时,终于看见几户人家......希望,希望啊!双眼水汪汪中......远远望去,有几个农妇在屋外晒东西,因为没有千里眼,所以具体晒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搓搓全身,尽量让自己不要自己发抖太厉害,没有看到青壮年,那一定是干活儿还没回来,哼哼,好机会~

而且看他们的衣着,应该是古代,至于是哪个朝代,有待进一步考证。抬头看天,我默默祈祷,希望他们送饭的时间还没过,不然很难找到机会下手了.......

在我快要在茂密的荒草里睡着的时候,期待已久的青烟才缓缓地升了起来,这是午饭还是晚饭呢?嗯,那是......

几个男子每人背着一些柴从对面的林子里慢慢走了出来,看样子还不轻,等等,也就是说......好吧,人家高兴回家吃,我也没辙,去死去死,冲着四面荒草发泄一通后,我仍继续窝在原地,现在绝对不能出去,且不说古人说话根本不是我能听懂的,就说我这身打扮,还不得让他们当妖物烧了祭天?现代的生活好吧?可骗子还是那么多,古代的人常常食不果腹,真的会淳朴到一见面就请你吃饭?呵,要知道天底下是不会有那么多活雷锋的。

待在原地,一直搓着四肢直到入夜,凉到鼻涕吸了无数次。

钻木取火?呵,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再不尽快找到我要的东西,我很可能会因为感冒而死......于是,慢慢移动步子靠近他们的屋子,确定没有动静后,我又再等了半小时,然后开始缓慢前进,早知道有今天就多看案例了,也好依葫芦画瓢......摸到晾着的衣服,左边的比右边的要小,那右边应该是男装,就它了,既然要偷,就该那件对自己更有利的,再说我可是太平公主,这时侯不把这条件利用上,那多可惜啊。拿了衣服之后,我又摸到了别的东西,据手感和味道来说,应该是吃的......拿吧!满心的歉意,也挡不住本能的驱使,让高尚的道德都去见鬼吧。

两块不大的绿光拖一团黑影迅速向刚转过身的人扑来,“吼......”刚准备撤退的我还没弄明白这闷声是什么,小腿上传来的剧痛便让我的全身肌肉都抽起来,另一只脚反射性地踢去,“呜汪”又是一声闷叫,那畜生松了口。

顾不得腿上的伤,拿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朝它不停地挥打,一边后退。

“汪汪汪......”虽然看不到恶狗狰狞凶恶的面部表情,但我仍感到了它偶尔溅到我脸上的口水,恶心!

“狗怎么叫的这么凶,快去看看”听到屋里的动静,我使出了全身力气向狗打去,“呜汪......”伴随着狗叫声变得低沉,我抓紧手里的食物赶紧逃,没有方向,没有目的,不顾一切,脑子一片空白地逃着......

月下,一抹红色的身影饶有兴趣看着林间疯狂逃窜的人,逆境之中轻易就选择遵从本性的人,真是......很真诚呢~

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狗叫声是什么时候被甩在身后的,即使距离已经很远了,我还是觉得应该再跑远点,“嘶.....”果然脱离危险后,感觉也恢复了,看来必须要处理一下了,倚着一棵树坐下来,我半摸半就的检查起伤口。

啊呀,疼死个爹了~

话说盲人摸骨也是这个原理吗?希望不要有狂犬病什么的,想象自己口水横流的模样,我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深的伤口早期不宜包扎,而且现在找不到清水清洗,所以在拼了老命挤出淤血加之压迫伤口上端止血后,我将裤腿适度挽起,让伤口暴露在外,眼前顿时浮现出劳动人民辛勤劳作的画面,颇有下地插秧之感。

暗暗的树林里渐渐有些微弱的光从上面洒下来,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月亮姑娘犹抱琵琶地露出了半张脸,太不容易了,抽泣!在感动老天爷的善举之余,我不忘享用自身安危换来的食物,哪怕用它打过狗。

嚼着肥多瘦少的肉干,虽说味道不咋滴,但我还是想吟一句,“粒粒皆辛苦。”

吃了“美食”,怜惜完伤痕累累的双脚后,我忍着疼选择继续上路,不管能不能走出这片树林,最起码不能成为林中野兽的猎物。人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都会处在高度戒备下,睡意和倦怠自然会少了很多,尤其像我现在这样腿上还有伤的就更不用说了。

天灰蒙蒙的时候,我走出了树林,当然,是在无数次迷路之后。

走出树林子,也只是第一步,想要活下去,那就得......杂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地面轻微的震动传到脚上,这是......马蹄声?我赶紧一瘸一拐地拐进路边的草木里躲着。

“驾!”前者的马鞭抽打着马儿加速奔跑,后者毫不停歇地追着前者,“啊”后者抛出的刀精准地插进前者的后背,前者中刀后无意外地倒地,坐下的马儿也离他而去。

“哼,跑呀,你再跑呀!”我躲在草里,隐隐约约地看着两人对着地上的人各种踢、踹、踩,不时还吐两口唾沫,并配合言语羞辱。

“吱喇”地上的人身体一颤,刀被左侧的人拔了出来。翻过那人的身体,左侧的人似乎在他身上寻找什么,然而他的动作却突然停滞,随即缓缓倒地,右侧的人身子动了一下,还未拔刀也倒了下去。

诈尸?!不对,他应该只是受了伤,并不是死了,我不禁啧舌,看吧,这世上还是坏人多于好人,多奸啊~

“出来”就算天还未大亮,我也知道在我眼前这泛着银光的玩儿样是什么,一把带血的匕首,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作死。

“我,只,是,路,过......”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瑟瑟发抖,吐字清晰些。

“路过?”在打量了我很久后,眼前的爷终于开口了。

“对,对,对呀!不信你看!”我伸出右脚,这可是血淋淋的事实啊。

“你......”

看着又倒了的人,我心茫然,你是想说,我可以走了还是你很无语?

看看此人的衣着以及身材、手掌,还不至于让我趁火打劫,不过......他应该不会太穷,见到我的第一眼,不是一刀捅死我,说明这个人不会太凶残......望望了迷茫的前路,伤痕累累的双脚,既然什么都没有,倒不如*一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将他拖到了离路边不足五米的林子里,对于趴下的无数草们,我只能说,你们功德无量。

本来他的伤应该就地处理,可我总觉得那太,不,安,全,了!看了眼一边躺在地上的两个死人,我继续为这个活人检查,我只是一个刚在医院实习完还没有去考护士证的实习生,壮着胆子试着去救这个对我或许有好处的人,已经很对得起我所学专业和良心了。

接下来,就是扫荡战场了~

搜刮那两人的东西时,习惯性地看了他们的致命伤,我不由地松了口气,左边的人颈总动脉被割断,血喷了满地,右边的人锁骨中线第二至三肋间有一约深八厘米的伤,那是心脏的位置,他俩,的确死了。

把两匹马的缰绳各自套在两个死人的脚踝上,然后站到安全的范围,心一横,朝马屁股上依次扎上一刀,马立即嘶鸣着奔跑,一前一后的在路上扬起尘土。

那,这可不能怪我,谁叫死人都那么重呢?

“咳...水,水......”

我斜眼望去,那靠着树的人似有苏醒的痕迹。

娘亲的,要不要醒来就找水喝?而且还是在我辛辛苦苦把地上血迹弄干净之后?!

“水......”在他喊完第六遍水后,终于得到了水的滋润。

打开一个古代水袋,也是需要技术的!

喝了三分之一水袋的水,这人总算从昏迷中彻底清醒,“是你...救了我?”

听了他有气无力的声音,我觉得甚是安全。

“不然你以为呢?”我一改之前的怂样,以医学的角度来说,他现在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威胁。

“多谢,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报答恩人。”

他很有礼貌地要行拜谢礼,但被我打断,“行了行了,报答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换身衣服,请个大夫,休息几天......然后,我姓文,我们现在就走吧”他一动不动地看着我,估计完全没有想到我会一口气说这么多。

“我可背不动你,但扶一下还是可以的”我直接把他拉起来,忽视伤口被我扯得出血,反正竹杠敲定了。

“呃...多谢......”他好像好痛的样子,但出于礼貌他什么都没说。

买了鞋子,按大夫的药方抓了药,别人的钱只剩下一个孤零零地躺在我的手心里,怪不得死活不去住店,原来老莫早知道钱不够用,不过,还好先请了大夫,要不然老莫不是在店里住着住着就挂了,我就得被老板送去坐牢了,要知道秦法可是很严苛的。

是的,即使没有见到墨家、儒家弟子,子文也大概猜到她穿到了什么地方,战国时期各国语言皆不同,即便是通用的官方语言,有些平民也是听不懂的。

可是作为一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人来说,一到这儿就能和别人正常交流,是不可能的,除非,这一个平行时空。

“抱歉,是我拖累文兄弟了”本来我是有点郁闷的,可是老莫从内到外散发的内疚感反让我有点过意不去,至少他没有发火我把他弄疼了好几次,也没有在知道我不晓得钱的额度时,明确说出我是不是白痴的想法。

“老莫,给你一半”我把用最后一个钱买来的饼撕一半给他,“别说你不饿,先吃一点,总还有办法的。”

老莫犹疑了一会儿,“你说的对,一定会有办法的”随即接过饼啃起来,样子还算斯文。

“嘭”原本就破烂的门被人一脚踹得和门框分离,连带我手里的饼吓得一起掉在地上。

我发誓,要不是看他们人多势众,我一定让他赔我!

“莫玄!”来人直接无视我,上去就把老莫围了个圆。

“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不就是以为老莫完蛋了吗,有什么不好说的。

“是文兄弟救了我”那位把我的饼惊得掉到地上的带头大哥一转身,他的兄弟们也跟着齐刷刷地站到我面前。

在他们开口之前,我自然看到了他们眼底的怀疑。

“文兄弟的大恩,我们兄弟永生不忘,将来兄弟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我们兄弟一定竭力相助!”又是这些套话,怪不得是墨家。

“不用客气,我只是尽力罢了”我是说真的,老莫能活下来,完全靠他自己够坚强。

“文兄弟这是何意,我墨家一向是有恩必报的!”听他言之凿凿的,我已经饿得快虚脱了,有没有实惠点的,赶快兑现啊。

“这里并不安全,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吧”我看了看地上的饼示意说,这下你应该懂了吧?

“这......”带头大哥迟疑了。

得,墨家的疑心病又犯了。

但看老莫郑重地点头,带头大哥也下了决心,“好,那就去那儿吧”算你老莫有良心......

几番折腾,绕了差不多五六条街,绕得我都快被转吐了,终于到了目的地,传说中的墨家隐秘据点。

在墨家的人文关怀下,我得到了一间单独居住的房间,我想一定是因为老莫的关系。猜到一会儿就该吃饭了,我打了水洗脸,看着水中的倒影,我欣慰地笑了,黄皮肤就是好,扮男装好方便。

洗完脸,顺便检查伤口,没有化脓,没有红肿,也不是那么疼了,可是心里依旧不爽,做贼的滋味真不好,就算以后能回去,这件事也会跟我一辈子吧?呵呵,人性真是丑恶......

“文兄弟,出来吃饭了”敲门声响起,是带头大哥徐尘。

“我马上就来”赶紧把假喉结弄好。

餐桌礼仪确实没学过,可也不至于吃没吃相,在现代,即使社会地位不高的人,只要稍受过教育,也会很注重自己外在形象。更别说,像我这种常常因为医院病人多,说是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却被迫只用了十分钟的实习生了,咱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吃得快不难看!

吃完饭,我主动承担了洗碗这一工作,墨家的规矩是不劳动没饭吃,我可不想下顿饿肚子......然而这一洗,就洗了几个月,上到隔夜的锅,下到茅房的桶,统统被我在心里默默编了号。

于是,莫玄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

也许是因为我这些日子安分守己且表现良好,墨家据点里的兄弟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好,甚有拉我入伙的嫌疑。

当然,做为一个奉公守法小百姓,我是不会加入非法组织对抗政府的,所以在他们失望之余,他们硬塞了一个任务给我,说是他们没时间,让我陪老莫出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其实我知道,他们是想试试能不能感化我罢了,可惜,他们不知道我是个外表随和,内心固执的人。

“文兄弟辛苦你了,真是对不住”老莫坐在牛车的另一边,又是那种让人恨不起来的歉疚表情。

“没事,出来看看也不错”至少不用对着那些想拉我入伙的墨家兄弟了。

“你为什么不问......我在墨家是做什么的?”老莫磨叽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

“你不也没问过我吗?而且那些兄弟也没问过我,是因为你不让吧?”老莫一定力保我是个好人,否则墨家据点里的人不可能那么快就相信我。

“既然诚意相交,又何须过问?如果你要害我,又何必救我,你既救我,必不会害我”听了老莫的话,我有些惭愧,我不问他,不是因为相信他,而是因为猜到他在墨家的地位不低,既然他替我说了话,我又何必多说,正所谓多说多错。

可想不到他竟是这样想的,老莫,你是个老实人!

“只是文兄弟似乎......不是很相信我们吧?”事实证明,老实人也很聪明。

在那么害怕的情况下,我没有办法轻信他人,救你,说到底也是为了我自己,可......“从现在开始,我会把老莫当做好朋友”抬头坚定地说,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去相信人。

“老莫?哈,给我起的别称?那我也要给你起个,就叫......”

“子文吧”我可不想叫什么‘老文’,跟弼马温似的。

“好,子文,我今年二十三岁,是负责传递四方消息和联络各个据点的。”

原来是个地下交通员啊,“我,十七,是逃难到这儿的,嗯......会一点点医术”真的只是一点点。

牛车继续行驶着,为表示真把老莫当朋友以及打发无聊时光,我厚着脸皮要老莫给我普及各种风俗常识,以避免类似“钱币事件”的发生,好脾气的老莫也十分耐心的给我细说他所知道的。

可坐着坐着,一种奇怪的感觉由心而生,且越来越强,街道,店铺,烤山鸡,这分明就是......齐鲁之地的桑海城!

“子文,我们到了”老莫跳下牛车,却看子文一脸郁闷的在嘀咕着什么,“我居然在桑海城”、“我居然在桑海城”、“我居然在桑海城”......好在,老莫对子文这种不时抽风的状态早有心理准备。

“子文,子文,子文!”

“啊?哦~”子文跳下车,毫不在意刚才的脱线之举。

理理衣服,抬头一看,四个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有间客栈’,丁胖子的大本营,墨家的私人饭馆,明宝的免费食堂?!嘿嘿嘿......我计上心来......

确定没人盯梢,老莫勇敢地踏了进去,“丁掌柜,我又给你带好生意来啦!”老莫一声吆喝,丁胖子便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额~

不是我揭庖丁的短,我是真的感到地面在颤抖啊,这肥硕的身躯~

“哎哟,莫兄弟真是讲义气,又给我带生意来了,快,快里面请”丁胖子带着老莫上楼,我走在最后,发觉刚才自己真的是大错特错,这才是货真价实的颤抖啊!可怜的木板,你是怎么熬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的?为你默哀三分钟。

即使老莫再相信我,也不可能让我知道墨家机密,所以在简单介绍之后,我就知趣的回到了楼下站着,为什么是站着不是坐着,那是因为古代的跪坐对我来说还不如站着,反正可以减肥。

不过,想长高是不可能的了。

“请问,小圣贤庄的午膳可备好了?”

如此美妙的声音,不会是?我机械地转过身,紫带束发披肩,青衣长袖蓝边,不是张良,还能有谁?我终于明白大妈的心情了,换谁谁花痴!

可惜这种有礼有节,是我不懂得欣赏的弱气。

“请问,小圣贤庄的午膳,是否备好了?”张良的话把我拉回现实,要是再不说话,那就太失礼了。

肯定口水没挂在嘴边,我也学着张良的样子作礼道,“请稍等,我这就去问问丁掌柜”一转过来,脑门差点撞在一弹力十足的物体上,庖丁的肚皮。

您老能瘦点不?

“早就准备好了,只是张良先生怎么亲自来了?”儒家弟子众多,这等小事,怎用出动儒家三师公。

“掌门师兄今日远游归来,想请丁掌柜再多备一份饭菜,而子房今日正好出门,便自己来了”张良一字一句都说的极为温和有礼,就连庖丁这样......豪气的人听了,也不得不在言语上更加礼遇几分。

“好,张良先生请稍等,我这就去”庖丁立即朝厨房而去,不一会儿,便提了个加大号食盒出来。

嘿,看不出来,您老人家的身手还挺矫健的嘛。

“那就有劳小哥了”张良对一旁的子文作礼。

阿?他干嘛要对我行礼?难道......他把我当成庖丁的店小二了?!

怎么可以,我是客人,是客人!

喂,丁胖子!你看着我干嘛,告诉你我可不做苦力!

结果,子文还是提了食盒跟张良上了路......记得公孙玲珑调戏张良的时候说过,要走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才到小圣贤庄,那么......

延伸阅读

欧露罗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ab2v.shtml
欧露罗女装是桐乡市濮院欧露罗针织制衣厂旗下服饰品牌,欧露罗针织制衣厂是女式针织衫等产

歌诗图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sqx6.shtml
小而精歌诗图定位社区精品店,在打造优质音质的同时,为每一位客户提供最精致服务!小而专

玛格丽娅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pmug.shtml
玛格丽娅医疗设备融入高科技复合减肥成果,并以成就社会,安全、健康、舒服、美满的减肥理

金丽雅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pgwr.shtml
金丽雅工艺品注册资金万元,是一家大型有实力的企业,主要从事研发、生产、销售钻石画、十

顺丰嘿客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6s33.shtml
顺丰嘿客便利店是顺丰旗下网购服务社区店,通过整合渠道资源,为顾客提供更灵活、更便捷、

源茱苑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dsye.shtml
源茱苑佛珠是仙游县鲤南源荣苑佛珠工艺商行的特色项目,产品主要包括小叶紫檀、老山檀香、

每日每夜便利店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65w9.shtml
每日每夜便利店隶属每日食品有限公司旗下,是一家集投资租赁、物流、农副产品加工、便利店

玉娜家纺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bmym.shtml
新疆玉泰驼绒纺织品有限公司(总公司)由全资控股公司新疆玉娜驼绒科技研发基地有限责任公

鞋管家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u8y0.shtml
“鞋管家”坐落于美丽富饶的海滨城市—烟台。1998年运营名匠擦鞋2002年向工商总局

叶子秀加盟  http://www.schuhsalon-schuller.com/nhar.shtml
叶子秀裤子总部主营的是打底裤、保暖裤、灯笼裤、哈伦裤、牛仔裤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足球:边路尖刀!在线阅读第七章

    白贼七说“还找他干吗?我看他吓破了胆,溜号了,真他娘的狗咬尿泡—一场空,不过高低离棺材岭不远了,咱有“寻龙赶脉“的本事还怕找不到?”。我说“别太乐观了,要这么容易,这里早就不安静了,这地理复杂,我都给绕晕了”。“你说得也是,不过他是赶山王,赶山跟放羊似的,哪会这么容易栽了?”“他不会一个招呼都不打就

  • 红楼之林弟弟在线阅读第2节

    回到自己家,景夏才像是重获新生一般,打开ipad看景星洲的退圈直播,画面里的老爸即使五十岁也依旧风采不减当年,去年还拍了一部偶像剧,引得少女和阿姨一起为之疯狂。景夏给自己敷了个面膜,看着看着睡着了。景夏,女,二十五岁,财经大学本科毕业三年,十八岁起就注册了个人的**公司火锅**,这几年手底下签了几个

  • 化因在线阅读逛大街

    很快,甄善美跟着大牛哥来到镇上,她看什么都新鲜,趁着大牛哥去送货的时候,径直走向了一家饭馆,并且挪不开腿了。她远远的就被这扑鼻的香味勾引了过来,看着眼前那碗热腾腾的汤面,上面零星的一点肉丝,眼底弥漫着久违的惊喜,嘴角还挂着丝丝口水。可是当她摸着干瘪的钱袋时,才发觉她错大发了,她从没了解过这个时代的银

  • 大唐:签到系统在线阅读第八节

    H市有一家专业的拳馆,是苏烈最喜欢去的地方,喜欢的程度超过了家。他刚约了九点钟的陪练就突然想起来忘记带装备了,一个急掉头又往回赶。沈桐正坐在泳池边逗猴头菇玩——苏烈家的大金毛犬。抬头一看,苏烈正一脸阴鸷地盯着他,那眼神活像是猴头菇抢了他的饭碗似的。沈桐问:“你怎么又回来了?”苏烈没有回答,冷冷地问:

  • 携运而生在线阅读第5节

    风启走出主殿,迎面就遇上御权。他没说什么,往圣魔殿正殿走。御权就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应当是受了殷宸休的吩咐。风启到的时候,正殿上正闹哄哄的。因为司徒承的法器算得上是上品了,现在突然要收回,就算是魔尊发话也让他们心中有些不舒服。御权见状叹口气,这些人近千年了也没长教训。殷宸休从来不是个耐性好的人,他

  • 星辰九子在线阅读追逐

    “司机叔叔,在路边停下就好。”吴芷怡对着司机吩咐道,车子稳稳的停在路边,她打开车门,迫不及待的拉着吴楚诗下车。吴楚诗随着她的步伐,挑眉看了看走在前面欢快的身影,逛街?可以,我逛你买单。不等吴芷怡有所动作,吴楚诗直接拉着她进了第一间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店,那力道比早上吴芷怡拉着她时还要大几倍;吴楚诗勾起

  • 自从头上长反派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10章

    四人启程前往蝴蝶岛,到了杭州府,正好遇见五位紫衣人。紫清帮人未必人人识得孙玉蝶,她出示令牌,紫衣人见令牌,已知少岛主身份,连忙躬身行礼。孙玉蝶问了紫清帮近况,紫衣人不敢隐瞒,全盘说出,说道:“帮主率领帮中高手擒了峨眉派重要人物,至今未归,据说一路前往少林寺,紫清帮人刚刚接令,从各地赶往少林寺增援。”

  • 我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在线阅读第4节

    熊峰头很疼,但换作是谁从万丈绝壁落下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只是头疼应该算得上运气逆天了。熊峰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们现身处一个泥潭里,周围都是些枯死的树木,由于在悬崖底下没有阳光,只有一些会发光的小虫子闪着绿光,枯枝便越发的恐怖,宛如地狱恶鬼张牙舞爪。由于上官婉言在跌下时把熊峰拦入怀中,承受了大

  • 螣蛇乘雾  终为土灰之第六章

    等两人离开了,于非才接着继续改卷子,直到下课老方回来了,于非才离开。于非回教室前先去了趟厕所,于非眼睛一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冤家路窄。周围还有许多便池,于非偏走到了易安知的旁边,开始解拉链。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易安知的下面,吹了声口哨,“可别尿分叉了,小伙子是不是肾有点不太好?”旁边几个男生笑了几声

  • 星游记第九章在线阅读

    “那正好一起!”白羽回答道。“真的吗?前辈!那个,以后多多关照,我叫灶门炭治郎,前辈叫我炭治郎就行了!”炭治郎显然是没有想到白羽居然会跟自己一起,这多少让炭治郎兴奋。有了白羽的入伙,那妹妹祢豆子就安全多了。“白羽!”白羽看着炭治郎淡淡得回答道。.....之后,白羽陪同炭治郎一起,将他死去的家人找了个